汤家骅:港人争取的应是一国两制下的民主

字体大小:

香港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说,香港人争取的民主应该是《基本法》和“一国两制”下的民主,在国家体制外谈民主毫无意义。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汤家骅撰文称,有人指香港变了是因为没有民主派了,但汤家骅反问,25年来民主派争取的是怎样的民主。假如接受主权回归,会学习尊重国家主权的存在,这便是“全面管治权”的意思。

他认为,香港人要懂得分辨出独立自治和高度自治的不同之处。港人争取的民主应该是《基本法》下和“一国两制”下的民主,把政制改革和脱离国家体系划上等号,是漠视了主权回归的改革基础。他直言,香港的民主运动暂时是失败了,因为领导者不懂得、也不接受主权回归的事实,所以是注定失败。在危及制度下谈民主、在国家体制外谈民主更无意义。

还有人指香港变了是因为《香港国安法》,汤家骅反问道,既然主权回归,当主权受到严重挑战时,为什么国家不能保护自己。他续称,2003年无“港独”思想、无暴乱,2019年之前无危害国家安全、超越自由权利界限的言行。时代变了,当“一国两制”危在旦夕时,设立国安法是要防止特区制度彻底改变。他质疑今天“一国两制”安稳尚存,怎可说是变了。

汤家骅提到,很多人也喜欢引用《中英联合声明》,但他认为,如果看过《声明》的话,不相信有人会对“一国两制”有所误解。他说,香港回归的重点是主权回归,两制并行只是一种妥协安排,而非重中之重,这点在《声明》中已说得清清楚楚。

汤家骅说,香港回归后建立了新的宪制秩序、新的权力界定、新的司法框架;与殖民地时代相比,特区制度更民主了,人权更得以明确保障了,香港人终于可以当家作主,香港特首和主要官员不再是英国人。

他续称,主权回归带来的改变是实质、是重要、是国家民族所期待。50年不变的是资本主义社会和港人生活方式;前者从无改变,后者若有改变只是时代转变所然。生活方式如有改变的话,并非因为政制所致,关键是核心价值从无变。

汤家骅认为,香港民运是有醒觉的一天的,当港人明白到主权回归的重要性,一切问题便会有新的答案。可以说香港是变了,香港从殖民地成为掌上明珠,“一国两制”是强壮了,是安全了,但它由始至终也无真正的改变。他希望质疑者的期望和了解终有一天会改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