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华大粮仓里的“硕鼠”

一场反腐风暴正在中国粮食系统上演,已有14名省级官员在近10个月的专项整治中落马。(路透社)
一场反腐风暴正在中国粮食系统上演,已有14名省级官员在近10个月的专项整治中落马。(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一场反腐风暴正在中国粮食系统上演。

据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昨天发布的消息,掌管“天下粮仓”的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张务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这名中国国家粮储局首任局长,也成为首名落马的十九届中纪委委员。

据中国媒体统计,自此,已有14名省级官员在近10个月的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中落马,包括七名省级粮食企业领导,以及七名省级粮食局原负责人或班子原成员。

按照地域来看,产粮第一大省黑龙江查办了六名省管干部,包括两任省粮食局原局长。其余被查的八人来自浙江、福建、安徽、辽宁、河北、山西、江苏和青海。

这场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始于去年8月,就在此前一个月,原国家粮食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徐鸣落马。整治工作以来,多个粮食主产区、主销区及中央储备粮管理企业等均有涉案人员落马的相关通报。

中国有句话说:“全国每九碗米中,就有一碗龙江粮。”黑龙江的粮食自给率冠绝全中国,是重要的粮食输出地。这场粮食系统反腐风暴中,黑龙江成了“重灾区”。

专项整治以来,光是黑龙江的省管干部就查处了六名,包括先后两任省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胡东胜和朱玉文,当地还有至少30名官员被通报。辽宁、安徽、山东、河北、江苏也是中国粮食主产区,也都有省级粮食官员落马。

除了这些,粮食主销区广东、浙江、福建也在密集查处粮食系统贪腐。单是第一人口大省和最大粮食主销区广东省,截至今年3月底就立案364件,处理大小干部69人。

“粮仓硕鼠”如何“靠粮吃粮”?

中纪委2021年度的反腐热词之一是“粮仓硕鼠”,形容粮食系统的贪官胆大妄为、贪得无厌。

那么,粮食腐败存在于哪些环节?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员,又是如何“靠粮吃粮”的呢?答案是:腐败存在于每个环节中,典型案例不计其数,光是形容这些腐败手法的词汇,就不胜枚举。

“坑农粮”指的是在基层粮库,官员们在粮食收购、存储、销售等环节自主性较大,造成的结果是官小权大,官员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官员可以通过克扣斤两、拖欠粮款以及提高粮食水分、霉变比率来压农民的价。比如,把质量达标的粮食定为三等粮,廉价从农户处收购,再把同一批粮食,以二等粮的价格卖给购销公司,从中套取差价。

说到坑农民的官员,很多粮农都有吐不完的苦水。有粮农就透露,农民没有发言权,都是粮站说了算,要卖钱就只能按照官员说的来。

在山东省临沂市平邑县一家种业基地,农民6月11日正在翻晒小麦。(新华社)

“升溢粮”指的是粮站从农民手中收粮时,如果粮食水分、杂质超标,按规定要扣除一定斤两。有的粮站会借此加重克扣的程度,有的在磅秤上做手脚,把多余出来的粮食私自卖掉。粮库对粮食进行除杂等处理后,通常会产生一定溢余,有些官员就用升溢出来的粮食中饱私囊。

“转圈粮”则是指粮库要定期卖出旧粮,购进新粮。旧粮价格低,新粮价格高。有官员在低价把旧粮卖出时,会部分回购旧粮,入库充当新粮,账面上则按照新粮算。于是,这批本已轮出的旧粮,转了个圈就变成新粮再次进入粮库,而中间的差价则进了私人的腰包。

“空气粮”可视为“转圈粮”的升级版,但造成的粮库空仓,危害更甚。部分粮食企业采取同天同车辆不同牌号登记入库,不卸车重复称重的“空进”方式虚报收购数量,然后与粮商签订虚假粮食购销合同,伪造粮食出入库单据,资金相互走账,制造交易假象,实则粮库亏空。

除此之外,还有“损耗粮”、“价差粮”等五花八门的手法。

业内互相包庇 腐败难治

“粒粒皆辛苦”,短短五个字,道出粮食沉甸甸的分量。亿万农户辛苦一年,以低廉的价格把粮食卖掉,却撑鼓了贪官们的腰包。“粮仓硕鼠”们十分可恨,但是粮食系统构成复杂,涉及的层面广,粮食收购、储存、经营等每个环节,都有“粮仓硕鼠”们能钻空子的漏洞,这也让腐败治理困难重重。

一方面,粮食购销在业务上具备一定的专业性,贪腐手段隐蔽多元,非业内人很难发现端倪。另一方面,基层单位存在管理混乱、一人独大等现象,也很容易滋生腐败问题。

此外,购销业务链条相对封闭,外界力量往往无法参与,各个环节互相抱团,也增加了监督监管的难度。监管部门中,也存在涉及挪用公款、贪污受贿、监管缺位、弄虚作假等现象。级别更高的干部,则涉及粮食储备指标分配、粮库工程项目承揽、企业经营等问题。

中央储备粮鹤壁直属库有限公司浚县分公司内的粮仓,图片摄于6月10日。(新华社)

云南大学廉政研究中心秘书长申斌就说,由于粮食购销部门对粮食的定价采购、销售方式具有垄断性,社会公众往往不能参与监督,再加上内部监督制约机制不够健全或是监督虚设,上级主管部门对基层单位的日常指导、监督、检查不到位,让收购、销售等环节“暗箱操作”成为可能,且不易察觉。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粮食局和购销公司大都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既是政策的执行者、制定者,也是市场的主体,成为监管缺位的重要原因。

云南省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也指出,涉粮领域曾是“冷门”行业,长期被忽视,尤其是中国国有粮食企业落实改革要求不到位,普遍存在政企不分、政策性业务与经营性业务未彻底分离等问题。

这就可以解释,粮食系统为何会发生“塌方式腐败”,比如在中纪委制作的《零容忍》专题片中,江苏省仪征市15个基层粮站中,有14名站长被查处。 2016年至2019年,仪征市共有12个粮站参与“转圈”20余次;仪征市粮食局、粮食购销总公司也参与其中。

俄乌战争威胁全球粮食安全,而粮食安全也是国家安全的基础。中国领导人一再强调:“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中。”端好饭碗,守护粮食安全,不仅仅要提高粮食产量,还要保证“守粮官”的清廉,相信这是粮食系统掀起反腐风暴的主要原因,但系统性的问题并非一朝一夕能除,粮食系统反腐依旧任重道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