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香港的变与不变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排右)和夫人彭丽媛7月1日下午在香港特首李家超(前排左)的陪同下去到香港西九龙站,准备乘坐北上深圳的高铁专列离港。(路透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前排右)和夫人彭丽媛7月1日下午在香港特首李家超(前排左)的陪同下去到香港西九龙站,准备乘坐北上深圳的高铁专列离港。(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五(7月1日)下午1时许在香港西九龙站登上北上深圳的高铁专列,结束了前后不到24小时的旋风式访港之行(晚上还是在深圳过的夜……)。

习近平此次在港最重要的行程,当然就是周五上午的香港回归25周年庆典,他先为香港新一届特区政府就职监誓,然后发表讲话。

对于这篇讲话的内容,香港舆论事前有各种猜测,预期将跟过去每隔五年国家最高领导人七一访港时的讲话一样,包含了对香港发展形势的总结和指导性意见,还有各种政治暗语。

综合港媒与时评人的分析,习近平今年的讲话有几个亮点:

一、香港的独特地位和优势必须保持

近年不时有评论指香港已经“中国大陆化”,或说北京意图使香港变得更像大陆城市。

但《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6月30日发文说,香港的司法体系、治理模式和社会面貌,都与中国大陆有明显差异,它有一些大陆城市不可能模仿、复制的特性。香港更重要的一个优势,是背靠大陆,是中国走向世界和世界进入中国的一个重要窗口。这个地位过去由市场因素促成,现在更有中国体系的支持。

习近平在讲话中说,中央处理香港事务,从来都从战略和全局高度加以考量,从来都以国家和香港的根本利益、长远利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香港的优势,“香港居民很珍视,中央同样很珍视”,中央政府完全支持香港长期保持独特地位和优势。

这么说是表白,北京没有想过,为了要让香港容易管或好控制,就去牺牲特区的特殊地位,把香港变成跟其他的中国大陆城市一样。

二、“一国两制”没有下半场

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当年承诺香港回归后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变”。

50年,上世纪听起来很大气,但一眨眼,香港今年也回归25周年了,被认为是走到了“五十年不变”的中点站,有中国大陆学者就宣称,“一国两制”下半场正式开幕了,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从放任治理,转向积极治理,正在朝向一国重心的历史性转型。

许多香港人近年也开始谈论香港的“2047”问题:到了2047年,还有“一国两制”吗?还是会变成“一国一制”?说句玩笑,还真有点当年九七前的那种感觉:过了1997年,还是马照跑、舞照跳吗?

习近平周四(6月30日)抵港后发表简短讲话时说,事实证明“一国两制”具强大生命力、是个好制度,又引述《荀子·修身》说“行而不辍,未来可期”。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这意味着北京会长期坚持“一国两制”,2047年后也不会终结。

习近平周五的讲话则强调:“这样的好制度,没有任何理由改变,必须长期坚持!”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正思香港顾问公司总裁陈少波接受《星岛日报》采访时说,虽然习近平在周五讲话中并没有提到“五十年不变”“2047”等问题,但实际上是针对港人的关注作出了回应。

三、香港是全体居民的共同家园

有外媒引述分析家形容,习近平这次的香港之行,是在收紧对港控制之后的凯旋巡游(victory tour)。其实,和2017年访港期间“划红线”的讲话比较起来,习近平这次的讲话调子柔软得多。

随着《香港国安法》、香港新选制的实施,北京与香港建制阵营所不乐见的议会内外抗议活动均烟消云散,“爱国者治港”原则也得以实现,但确实,港人历来所珍视的自由、言论空间也成为了代价,不少人心存怨气是不争的事实。

习近平在讲话中说的“中央政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好,为了香港、澳门好,为了港澳同胞好”,听起来很苦口婆心,是在劝港人要从大局着眼。

习近平在对香港新一届特区政府提出四点希望时,其中一点是“共同维护和谐稳定”,并说“香港是全体居民的共同家园”。

时事评论员刘予涵认为,在经历过2019年的反修例动荡后,香港社会弥漫“敌我思维”,国家最高领导人向全体港人发出呼吁和邀请,尤其对泛民支持者,希望大家不再陷入纷争,一起共建香港,“家和万事兴”,只要为香港做出贡献,都是自己人。这显然是在尝试弥合香港社会的撕裂。

此外,习近平用了“香港居民”而非强调血缘的“香港同胞”或强调户籍的“香港市民”,意味着他的喊话对象也纳入了港漂、外籍人士,包括外籍佣工等非香港永久居民群体。刘予涵说,这说明中央对香港的多元社会和国际化特质有了更深的认知、更大的包容,也说明中央认为未来涉港政策的利益考量范围要进一步扩大。

四、港府要成为有为政府

习近平对特区政府提出的另外三点希望,包括了:着力提高治理水平、不断增强发展动能、切实排解民生忧难。

他要求特区政府“转变治理理念,把握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把有为政府同高效市场更好结合起来”。

刘予涵说,这是在明示特区政府改变长期以来的“小政府大市场”的管治思维,主动作为解决社会矛盾,创造新增长极,不要再拘泥于长期以来的执政习惯。

以房屋问题为例,有外媒分析,这可能意味着,香港公共部门日后扮演的角色会越来越大。

此外,习近平要求的有为政府,是有方向的:“(让市民)房子住得更宽敞一些、创业的机会更多一些、孩子的教育更好一些、年纪大了得到的照顾更好一些”“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市民”。

网媒“香港01”发表评论说,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始终都是习近平对港府没变过的指示,今年讲话是如此,2017年访港时的回归庆典讲话也是如此:他当时说香港经济面临的挑战是,传统优势相对减弱,新的经济增长点尚未形成,住房等民生问题比较突出。

评论认为,香港面对的经济民生问题多年来无甚改变,来自中央的要求多年来也没太大差别,可以说问题一直是拖着没解决,似乎意味着港府表现不如中央预期、香港管治未如人意。

香港回归25年,经济规模翻了一番,贫富悬殊、民生问题却不断恶化,尽管港府过去10年加强扶贫工作、引入最低工资等制度,劏房居民却越住越多,这就难怪有评论说中国大陆社会主义那一制,过去数十年不断变革、演进,而香港资本主义这一制出了问题,却缺乏自我完善动力,无法与时并进。欧美国家这几年的右翼民粹主义浪潮,已警示了资本主义制度危机。香港若要长治久安,还真的不可以五十年不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