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邵阳学院批量引进菲律宾“水博”背后

中国湖南本科院校邵阳学院花费1800多万元人民币引进了23名菲律宾亚当森大学的博士引发争议。(互联网)
中国湖南本科院校邵阳学院花费1800多万元人民币引进了23名菲律宾亚当森大学的博士引发争议。(互联网)

字体大小:

湖南本科院校邵阳学院最近花费18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约372万新元)引进了23名博士,这一批博士都来自一所叫菲律宾亚当森大学的高校,而他们中有22人在读博前就已经是邵阳学院的在职教师,此次引进备注均为“毕业返校”。

这一波被网民戏称是“出口转内销”的操作在网上引发争议,随着这所亚当森大学的背景进一步被揭开,这批被邵阳学院重金引进的博士也被网民称为“水博”(水分很大的博士)。

网民争议的主要有三点。

首先,邵阳学院人事处7月7日在学校网站发布的《出国攻读博士毕业返校与同类型拟引进博士名单待遇公示》显示,这23名博士所学专业均为哲学(教育学),所在单位却不对口,有的去了经济与管理学院、有的去了体育学院、还有的去了机械与能源工程、甚至食品与化学工程。

网传《出国攻读博士毕业返校与同类型拟引进博士名单待遇公示》截图,官方网站目前已将其删除(互联网)

同时,网民还注意到,这23名博士就读时间均是2019年8月至2021年12月。也就是他们用了两年多时间,就完成了一个通常至少需要四年才能完成的学位。

邵阳学院的公示还显示,每位博士的引进费是35万元,科研启动费15万元,过渡性租房补贴14万4000元,不需解决配偶工作增加引进费20万元,每个博士共计耗费84万4000元。

网民对此也感到不忿,他们认为,将学校老师批量送去一个三流大学镀金本来就已经离谱,现在还要高薪引进回来,既是滥用国家经费,也是浪费教育资源。

排名651的菲律宾亚当森大学

被网民吐槽的这所菲律宾大学有多“水”呢?

它在去年11月被中国教育部列了“黑名单”。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官网当时发布了一则对部分国外院校学历学位认证加强审查的公告,其中罗列了五所高校,其中就有亚当森大学。

根据公告中提到的一份《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留学人员学历学位认证工作的补充说明》,这几所高校“为了营利,借疫情的缘由增开大量在线课程”,“通过降低录取条件、毕业要求或缩短学习时长等方式,大肆招收中国学生就读,并声称不需出国就可以轻松获得海外文凭”,“涉嫌变相售卖文凭,严重侵害了留学人员利益”。

邵阳学院某学院院长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也说:2019年6月,20多名老师前往菲律宾攻读博士。冠病疫情暴发后,他们陆续回国,之后通过在线网课的形式完成学业。

这一点,一名自称是亚当森大学在中国的代理招生机构工作人员受访时也证实:“目前授课为网课直播形式”。

该工作人员还介绍说,亚当森大学博士项目无雅思、托福等英语能力考试要求,整个项目费用是16万8000元全包。博士项目学制是2至2.5年,平时作业是英文的,难度中等。如有需要,还可以帮忙联系代写作业和论文,费用须学生支付。如果当天上课时间赶不上,可以提前跟教授说明,“教授都是很友好的,一般是没问题的”,“我们跟学校是授权招生,所以保录取。”

菲律宾亚当森大学在2022年QS亚洲排行榜上排名第651位。 (互联网)

此外,在国际通行的四大世界大学排行榜中,除了QS排行榜,其他三大榜单都查不到亚当森大学的名次。

而在英国高等教育咨询机构QS公司与韩国《朝鲜日报》合作推出的2022年QS亚洲排行榜上,亚当森大学排名第651位,和它平级的中国大学是北京体育大学。

邵阳学院为何要拼“博”?

创建于1958年的邵阳学院在2002年由原邵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和原邵阳高等专科学校合并升本,属于“新建本科院校”。

该校一位二级学院的院长受访时,多次强调这(引进返校博士)是学校的无奈之举、权宜之计,“但确实有利于提高教师队伍中博士学历的比例,对以后升级为大学、申请硕士点都有帮助。”

邵阳学院对于发展前景有着明确的时间规划:2023年升格为“硕士学位授予权单位”,2030年前升格为“大学”,2035年前升格为“博士学位授予权单位”。

但在所有的规划面前,都有一个硬性指标需要跨过,那就是教职工中的博士配比。

中国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发布的《学位授权审核申请基本条件(2020年)》规定,新增硕士学位授予单位申请的基本条件中,对教师学历要求是,博士学位教师比例不低于25%。

显然,提高师资中的博士学位比例是邵阳学院办学任务中的重中之重。就在这批博士完成学业前,邵阳学院去年5月20日召开了一场申硕动员大会。校长彭希林在会上指出,攻坚2023年硕士学位授予单位,是“建设特色鲜明的高水平应用型大学的关键一步”“必须背水一战”。

邵阳学院这波操作实现“三赢”

邵阳学院如何背水一战的呢?在中国高校人才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以邵阳学院的地理位置和学校层次,从外引进优秀人才的竞争力都不太够,招聘博士生特别是优秀博士生比较难。

一名也参与了海外读博的邵阳学院中青年教师就说,邵阳学院这样的地方高校在引进人才、发展升级等方面都不容易。

另一方面,如果让教师去中国国内高校读博,又存在入学竞争激烈,周期长,还有无法顺利毕业的风险。

如此一来,周期短、招生和毕业标准都低,但能提供一个博士学位的菲律宾亚当森大学,就成为了邵阳学院“背水一战”的最佳助攻。

有报道指出,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东南亚国家看准了中国国内高校教师需要快速提升学历的市场,与中国高校开办博士生联合培养项目。

某项目的宣传材料中甚至直接写:“提供一条教师晋升讲师和高级讲师获取博士学位的快速途径。”

还有些项目提供中文辅助教学、寒暑假上课或者网络授课等。

这一合作不仅存在于东南亚国家。早在2018年,韩国就出现多个针对中国高校追求博士率的“速成博士”项目。据报道,当地一所大学招到中国留学生读博后,安排他们在12天内修完一个学期(四个月)的课程。

在这条中国高校和海外大学合作办学的产业链中,教职工轻松拿到学位,中国高校提高了博士率,东南亚高校赚到了学费,可谓实现“三赢”。

中国教育专家认为,邵阳学院事件根源在于中国各地的教育部门都把提高高校教师的硕士、博士学位占比作为一项建设任务。(路透社)

谁是最大输家?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针对邵阳学院一事撰文指出,事件根源在于中国各地的教育部门都把提高高校教师的硕士、博士学位占比作为一项建设任务。

“如果不对这一任务进行调整,那么,还会有‘速成博士’的操作。本质上说,这还是‘唯学历论’与行政主导的数量评价在影响”,熊丙奇因此建议,要加强高校的教师队伍建设,必须摆脱“唯学历论”。

中国人社部、教育部2019年曾发文推进职称制度改革,明确要破除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唯奖项、唯项目倾向。人社部2022年5月再发文要求着力破除社会上存在的唯名校、唯学历的用人导向。

不过,当“25%博士率”这种根本性的显性指标没有变化,再如何三令五申破除“唯学历论”,对一心想要升格的学校来说都不会奏效,用最快捷的方式获得所谓的“三赢”何乐而不为?

然而,当学校、老师和提供“水博”的海外大学都赢得盆满钵满时,他们不会不知道,中国教育的未来将为此买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