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中国第二大岛屿“被封”

中国海南省三亚市一名清洁工人,8月6日驾驶摩托车路过当地一条空旷的街道。(路透社)
中国海南省三亚市一名清洁工人,8月6日驾驶摩托车路过当地一条空旷的街道。(路透社)

字体大小:

“以为要封台湾,结果封了海南岛。”

“万万没有想到闹了几天封岛说的不是台湾,说的是海南岛。”

“封岛了?我知道,我东部战区已围岛军演,不是台湾,是海南岛!”

这是中国网民过去几天在社交媒体上对海南岛防疫升级的调侃。这座中国第二大岛屿的疫情反弹与解放军“锁台”军演完全没有交集,网民的联想力如此丰富,想必是给严峻的疫情形势激发的。

这一切,要从8月的第一天说起。

当天,一名渔港鱼贩在海南三亚市崖州动车站采样点进行检测时,被证实确诊冠病。据报道,这名鱼贩不久前曾参加酒席,还到市场、诊所等地活动——这些都是人群聚集的地方。果不其然,第二天就多了13起与其相关的病例,当地政府的警铃马上作响,宣布暂停开放KTV、棋牌室等经营性密闭场所。同时,进入当地所有公共场所须提供24小时核酸阴性证明等。

奈何病毒来势汹汹,三亚临时设立的防线最终还是失守。仅在8月4日,三亚就新增感染人数100多名,感染人数剧增,严厉的防疫措施也随之而来;当天零时起,除部分区域外,三亚市进入区域管控状态,多个景区包括三亚亚龙湾国际玫瑰谷等暂停营业。

8月6日,海南岛一处空旷的沙滩。(法新社)

但只过了两天,三亚便从部分区域实施管控状态,进一步扩大成全域静态管理——这个词源于年初实施全城封控的吉林市,指的是封控区人员禁止出户、管控区人员禁止出小区、除了必要服务企业员工、参加防疫的公务员、志愿者和民警,其他人均不许在市内活动。

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这相当于封城。

据中共三亚市委宣传部旗下的“三亚发布”微信公号8月6日在凌晨3时52分公告:“当前三亚市疫情防控形势十分严峻......自2022年8月6日凌晨6时起,全市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除保障社会基本运行服务、疫情防控和紧急特殊情况外,全市范围限制人员流动,暂停城市公共交通。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这则内容不多的公告最后还写道:“恳请广大市民游客理解支持!”没错,除了在三亚生活的百万市民,从全中国涌入当地享受阳光沙滩的游客,也是当局要安抚的对象。

旅游业是三亚的支柱产业,2016年以来,旅游业收入占这座海滨城市全年GDP收入比例始终超60%,2021年占比更达到88.95%。换句话说,游客是当地不少人的衣食父母。

商贩在中国海南岛三亚市的沙滩上贩售游泳圈等物品。(路透社档案照)

在这样的背景下,三亚官方不敢怠慢客人,一来是担心这群人日后不再回访,二来是如果处理不好,可能损害三亚在中国人民心中美好的形象,进一步打击当地好不容易才见到复苏曙光的旅游业。

三亚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局副局长钟凤毛8月3日说,三亚已经启动退订专班工作机制,以做好因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导致的订单退订工作。三亚副市长何世刚8月5日则说,估算大概有8万多名游客留在三亚。据8月6日的通报,目前三亚内约有3.2万人滞留在酒店。按照官方要求,滞留游客在完成七天风险排查后,即七天内的第一、二、三、五、七天核酸检测呈阴性,经评估后可离岛。

按8万多名滞留游客计算,除了滞留在酒店的3.2万人,其余5万人呢?

对于这个疑惑,官方没有解答,但为了让这批人都能在酒店安置下来,也可能出于方便集中管理,三亚出台了酒店入住半价等措施。

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副厅长刘成说,对已接待滞留游客入住的酒店,8月6日起七天内统一按原入住价格的五折续住,且含三餐,续住费用由入住游客承担;如游客选择不再续住原入住酒店,由其从所在区域酒店名单内自行选择,8月6日起七天内入住同房型价格,同样按原定价的五折确定。同时,更换酒店游客的转运工作由官方负责调度车辆保障。

至于有酒店反映五折价格不足以支撑成本等问题,刘成强调,官方将给予补贴。然而,这项措施显然并没有完全得到酒店业者的响应。

有滞留在三亚的游客上网抱怨说,当地酒店仍按照门市价格收取续住费用,更有部分酒店坐地起价,想趁此捞一笔“疫情财”。其中引发最多讨论的,莫过于这两天在中国社交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消息:一家13口滞留三亚七天花18万元(人民币,下同,约3.6万新元)。

据网传消息,这一家人上个月底从四川成都来三亚度假,期间一直住在高级酒店文华东方。后来因疫情发展,他们决定在上星期六(6日)提早离开三亚,但为时已晚,来往海南的航班已几乎取消,无奈继续留宿文华东方。

享誉全球的酒店品牌文华东方,旗下一家酒店位在海南岛三亚市。图为文华东方在三亚酒店的其中一个套房。(互联网)

网传消息说,他们13口入住五间房,虽然房价有按政府规定,即以此前预订价格的半价收费,不过当中仅含早餐,午餐和晚餐都要自费,而且费用高达700元一位。

多家中国媒体8月8日报道,当事人已对此否认,强调这是一个传言:“花费18万元,太吓人了!”这名当事人也说,“每顿饭700元一人的标准”是误解,并解释酒店有不同的餐厅,住客可以选择不同的标准,“不是说我们每天必须每个人都要去吃700元一顿的餐”。言下之意,就是酒店确实有700元一顿的餐,但还有其他收费更低的选择。

卷入这场风波的文华东方酒店也跳出来证实这项收费,但强调这只是酒店其中一个餐厅自助餐的费用,而且“涉事的客人只在这个餐厅用过一次餐”。

无论如何,事件总算在多方辟谣下落下帷幕,网络上的吃瓜群众也随之散去。不过,更多人也因此开始关注一项议题:面对疫情常态化,旅游城市又该如何做好防疫?

海南三亚市民众8月6日在当地一条街上排队,准备接受核酸检测。(路透社)

对此,天津南开大学统计与数据科学学院教授黄森忠给出了建议。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日常要仔细查验游客的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并可以考虑扩充城市中的核酸检测点等举措防疫。不过,大多旅游城市经济条件比较有限,可能无法承载大量核酸检测点的投资建设。

以三亚为例,虽然这是一座知名旅游城市,但要在短时间内投入巨资在城市各处建设核酸检测点,难免力不从心。目前,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已派出国家工作组支援海南,广东、上海、四川等省市也派出核酸检测力量支援三亚等海南市县。

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则建议,现在只能通过最小的防疫代价实现最好的防控效果,比较重要的是做好社区“雷达监测”,比如当有外来人员时,社区要做好报备和登记,对高风险返回人员及重点风险人群进行定期抗原及核酸检测。

“刚开始旅游城市在应对突发疫情会显得‘乱’一些,但不会一直‘乱’下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系教授魏晟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一般来说,像三亚这样的旅游城市应该具备突发疫情时如何安置游客的预案,但这个预案是否有能力应对大规模疫情还未可知,需要经过实践检验。魏晟也形容,预案就像汽车发动机,想要启动起来需要一个过程,包括各项资源调配能力。

不过,在海南岛政府眼里,“三亚之乱”也许仅是个插曲,因为真正棘手的,还是当地多个城市接二连三陷入疫情漩涡。

据统计,陵水、儋州、万宁、琼海,以及海口等市县已实行全域静态管理,涉及人口至少有整座岛屿的一半左右。据中国发改委2021年5月的消息,海南岛常住人口突破1000万人,达1008万1232人。

许多游客7月29日在海南三亚蜈支洲岛的海面上漂浮。(欧新社)

2021年,海南接待游客超过8100万人次,旅游消费升至2500亿元,同比增幅均在26%左右。这波近乎封岛的措施,对于长期依赖旅游业的海南岛来说,相信是一记重击。

但在当地官员眼中,防疫、抗疫、收紧这个那个活动,似乎比旅游业受到的影响来得更加要紧。

中共海南省委书记沈晓明8月6日主持召开省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专题会议,强调要保持战时状态,全力打赢疫情防控这场大仗。这场会议也提到,当前海南正面临疫情防控的严峻考验,要齐心协力扛起防外溢政治责任,强化外溢人员风险排查。

据报道,海南的这一波疫情已经外溢到重庆、广东、贵州、湖南等至少四个省市,看来即使接下来全岛真的被封,也已经抵挡不住冠病病毒的无声蔓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