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宣传部门发文总结“低级红”“高级黑”六种形式

字体大小:

浙江省委宣传部通过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梳理“低级红”“高级黑”的几种形式,提醒新闻宣传在传播主流价值时,既要讲政治、讲立场,也要讲方法、讲效果,避免“红”的初心产生“低级”观感。

浙江省委宣传部微信公众号“浙江宣传”星期一(9月5日)发表题为《“低级红”“高级黑”的六种形式》的文章。

文章首先解释,所谓“低级红”,是指有意无意把党的政策简单化、庸俗化,用看似夸张甚至极端的态度来表达“政治正确”。

“高级黑”则或明褒实贬、或指桑骂槐、或指东打西,以精心策划但又不易察觉的方式进行攻击抹黑。

文章称,如果说“高级黑”是居心叵测,是用心险恶;“低级红”则可能大多是“无心之失”“低能之错”。但“低级红”如果得不到纠正,就会被人炒作利用,发展到“高级黑”。

文章提到,“低级红”“高级黑”在重大事件、敏感节点时经常冒头,混淆视听、误导公众,又因其具有一定的欺骗性、迷惑性,值得高度警惕。

文章梳理了“低级红”“高级黑”常见的六种形式,一是夸大其词、无脑吹捧的“浮夸风”,文章举例说,有媒体报道“副市长吃上了自己掏钱买的月饼”,把本属正常不过的事情进行刻意报道,意在吹捧领导廉洁奉公,结果引发负面联想。

还有的地方把“女同志28天连续加班没换过衣服没洗头”“扶贫干部与女贫困户结婚”等当作典型案例,不顾互联网语境下网民心态的变化,大喊口号、惹人反感。

二是用力过猛、任意拔高的“脸谱化”,比如“夫妻新婚之夜抄党章”“干部大白天点马灯学党史”“91岁老奶奶在轮椅上坐了三年,伴随一首熟悉红歌竟站起来跳起了舞蹈”等报道。

三是自我美化、弄巧成拙的“唱高调”,比如某地疫情“封控”期间,在群众买菜难吃菜难的情况下,竟在党员干部中开展“晒晒我家蔬菜包”活动,惹火了物资匮乏的群众。

四是明褒实贬、暗含讥讽的“软刀子”,表面上看似夸奖、实际上却是攻击,比如一些公号转发所谓“厅局风穿搭”文章,分析“体制内穿搭美学”,以及“中必赢”“下大棋”等,都“沦为别有用心之人对中国各项方针与政策进行冷嘲热讽的话语”。

五是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放冷箭”。文章举例说,比如有的人故意忽视历史与当下、小说与现实的区别,把历史、小说中的人物、故事生搬硬套来借古讽今、影射比附。

六是上纲上线、小题大做的“扣帽子”,把普通问题上升为政治问题,把一般问题当作原则问题,看似维护权威,实际上伤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文章最后强调,“低级红”和“高级黑”的主观动机或有所不同,但在实际中“低级红”往往与“高级黑”遥相呼应“同流合污”;面对日趋复杂的舆论环境,要认识新闻宣传是一门艺术,在传播主流价值、放大主流声音时,既要讲政治、讲方向、讲立场,也要讲方法、讲艺术、讲效果,避免“红”的初心产生“低级”的观感,甚至向“高级黑”的传播效果逆转。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