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诬告地铁大叔偷拍事件,谁在审判

涉事女生6月7日上传这张照片到微博,指控一名大叔偷拍。她在另一个视频中,给图中的男子(被诬告的大叔)打上了“8号线猥琐男”的字幕。(互联网)
涉事女生6月7日上传这张照片到微博,指控一名大叔偷拍。她在另一个视频中,给图中的男子(被诬告的大叔)打上了“8号线猥琐男”的字幕。(互联网)

字体大小:

女大学生诬告大叔地铁偷拍的话题,在中国互联网发酵数天,依然未平息。

事情源起于一名女子6月7日在广州地铁上怀疑被偷拍,要求查看对方手机。对方拿出手机自证清白后,女子仍发微博,表示遇到了“猥琐男”,并将该名男子的照片和视频发上网。

她在微博上,讲述了在地铁“维权”的经过,并称该男子为“猥琐老头”,“动作娴熟”“不是第一次作案”,并获得一些支持,但更多网民则质疑,既然没有被偷拍,为何曝光?

事后不久,该女子删除了所发博文,但视频却已经传播开来。大叔的儿子邓先生在网络上发现其父的照片后,星期日(6月11日)在广州鹭江站派出所报警,要求女子道歉。该女子向男子一家道歉,也在当晚在微博上公开发文道歉,并表示已经深刻认识到这起事件给当事人带来的伤害。

邓先生表示,“她还是名学生,公开道歉就好,不想影响她太多。”

当事人选择原谅,但是中国网民不准备原谅。网民先是对她的个人信息翻了个底朝天,发现她“中共党员”的身份后,向中共纪委监察委举报她,并纷纷贴出已举报的截图。目前,该女子就读的四川大学表示正在配合警方调查,而她实习的公司腾讯,也疑似在舆论压力下,解除了和她的实习合同。该话题在星期二(6月13日)再次登上了热搜。

知乎上,网民纷纷上传在中国纪委监察委网站举报涉诬告地铁大叔偷拍女生的截图。(互联网)

铺天盖地的愤怒从何而来?

梳理事件能发现,中国网民对这位女生的愤怒,是随着事件和个人的信息逐渐曝光而层层叠加的。

第一层,是觉得她最初对未发生的偷拍事件,进行渲染和诋毁,是冤枉人。

第二层,是这位女学生曾义正言辞地拒绝道歉,表示自己“一个研究生”,不需要网民来教育她。直到大叔家人报警、网友将她的行为举报到学校和中纪委监委、教育部,她才“服软”,态度180度转变。网民认为,不真诚的道歉,不可接受。 

第三层,是大家发现,原来她微博中描述的“动作娴熟”的“猥琐老头”,实际是一名今年56岁,因为阴雨天气工地不开,所以在广州“转转看”的农民工。而她本人,是河南大学保送四川大学新闻学院的研究生,常常旷课,但依然在校担任学生干部,在抖音上有8万的粉丝量,还在腾讯公司这样的大厂当实习生。

网民认为,和忠厚朴素、不太懂手机的老伯相比,这位光鲜亮丽的女士不是弱者。有网民评论称:“这哪里是维权?分明是高高在上的利己主义者,欺负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老实人。” 

中国网民用电影《让子弹飞》的画面,配上涉事女生和地铁大叔的对话,在微博上广泛传播。该女生最初于6月7日发表在微博的这句话”我权益没受损就不能维权吗?”,被网民讽刺。(互联网)

网民自发地上中纪委网站和教育部举报她,要求调查她是通过什么方式被“保送研究生”,为何多次旷课未受处罚,并呼吁四川大学研究生院开除其学籍、党籍等。有人高喊:“靠主观臆断转播的人还在新闻学院,去媒体工作就完了”,“应该尽快开除党籍!”

网民通过爆料和信息检索,找出了涉事女生的一系列个人信息。图片疑似是她在母校河南大学发表演讲。(互联网)

官媒呼吁冷静,依法依规处理

一边,是网民呼吁加强行政处罚,而另一边,是媒体和法律界人士呼吁冷静,依法依规处理。

浙江汉鼎律师事务所张永辉律师认为,诬告他人偷拍,不属于诬告陷害罪,是民事上的侵权责任,即侵犯了大叔的名誉权。依《民法典》,应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目前该女大学生已经删除视频、公开道歉,如果对方不追究经济赔偿责任的话,女生无需承担更多处分。

前媒体人胡锡进也发微博表示,要给年轻人改正错误的机会,“在法律上应承担什么责任,应当依法裁定。” 

中国官方媒体央视新闻的报道,也通过多位律师分析,表示无论是被网暴、还是怀疑被偷拍,都有合法解决的途径。

其中一位律师说,如在公共场所认为自己的合法利益受到侵犯,首先应该找所在场所的工作人员反映情况,让第三方接入调查、收集和保存证据,然后选择起诉,或者报案。

曝光的本能从何而来?

但遇事以曝光方式来处理,而非找相关工作人员求助或评断的例子,还有很多。

这种方法有时候还挺管用的。星期二的微博热搜上,又出现了两则与“偷拍”相关的案例。其中一例,是杭州师范大学一位疑似被同学骚扰、偷拍的女生,向导师求助无果后,女生家属把和导师的聊天记录放上网,以证明这位女同学长期受到同学的骚扰。

上个星期的“鼠头鸭脖”事件,恰恰也是在一位网民发现“不明物体”,发上网之后,引起争议,才有了接下来的民众监督和调查。

在这些案例里,人们靠公众的力量来为自己讨公道。这种公众的力量,也包含让群众公审的成分。

平心而论,自媒体时代,将不平事发上网,再正常不过。但长期以来,中国社会形成了遇到不平事就曝光的本能,包括在未经查证就曝光。这还可能反过来构成一种心理:只要被曝光的都是不平事。

而在互联网时代,每个人能在社交媒体上发言的个体,仿佛都有审判他人的权力。

但事实上,要做到维护公义,只有曝光是不够的,公审也不是最佳裁判方式。更需要的是对事实本身有清楚、专业的核查,这才可以找到真正的是非,并且把事情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拉锯状态,推到解决问题的阶段。这些核查,需要公正专业的部门来完成,警方和权威部门理应办法这个角色。当然,他们介入的前提,是公众信任,且可触达。

一名网民在一条有关如何界定偷拍的微博下留言。(互联网)

这次诬告事件中的涉事女生,就读于新闻学院,她的第一个反应是借重媒体与舆论的力量,这种本能比一般人更强些,但是她没有证据证明对方偷拍就引导民众对邓大叔公审,最终自己也成为网络公审的受害者。

她对此应该始料未及。这说明,网络公审之风不可长,每个人都应该警惕。而如果专业的职能部门和公权力让人更有信心,不会常常缺位;让“大闹大解决、小闹小解决、不闹不解决”渐渐成为过去式,社会也会文明许多。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