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神秘的“军队特供”

中国宁夏军区查处一起“军中茅台”、“部队特供”酒厂的案件,图为以“军中茅台”“军营荷花”名义非法销售的所谓“军酒”。(“央视军事”公众号)
中国宁夏军区查处一起“军中茅台”、“部队特供”酒厂的案件,图为以“军中茅台”“军营荷花”名义非法销售的所谓“军酒”。(“央视军事”公众号)

字体大小:

中国的官方媒体“央视军事”披露了一起查处“军中茅台”、“部队特供”酒厂的案件。这意味着,在中国明令禁止销售“军”字号烟酒商品后,自带神秘色彩的“军队特供”,仍未在市场上销声匿迹。

据“央视军事”星期日(6月18日)在官方微信号披露的消息,宁夏军区警备办公室在一次执行纠察任务时,发现了一辆车车身印有军队臂章样式的标识,车辆后侧玻璃上还标注着“军酒销售”字样。纠察员随即拍照并跟随,顺藤摸瓜地找到了车辆所属公司。

调查发现,该公司注册有微信公众号,还公开销售“军酒军品”品类多达40余种,附有“军酒”销售电子彩页。而这家公司只是负责销售后的派送工作,背后还有供货商李某。报道称,李某2020年在朋友的怂恿下,嗅到了“军”字号产品的“商机”,开始从事“军酒”销售。

在掌握更多证据后,宁夏军区警备办公室联合当地公安局和市场监督部门,对销售“军酒”的门店和库房进行查纠,封存12个品种、600余件、3500余瓶疑涉“军”字号酒,累计价值达数十万元。此外,还对公司做出了没收“无厂名厂址军酒”、罚款3万元(5621.5新元)的处罚,责令立即整改。

中国宁夏军区警备办公室联合银川当地公安和市场监督管理局,对销售“军酒”的门店和库房进行查纠。(“央视军事”公众号)

屡禁不止的“军用”商品

打着军用旗号从事买卖的商家,并不少见。央视军事报道了这起案件后,有网民在微博下留言称:(这样的例子)多了,我身边就有人做。

针对此类现象,去年6月,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等六部门6月联合发布《关于禁止销售“军”字号烟酒等商品的通告》。通告提到,近年来,部分经营者公开、或变相冒用军队名义,使用军队特定含义字样和图案,生产销售“军中茅台”“军队专供”等假冒伪劣商品,严重损害军队声誉形象,影响国家经济环境治理。

该通告禁止线上线下销售“军”字号烟酒等商品。“军”字号,是指在商品或包装上印有易误导消费者、造成涉军负面影响的字样,例如印上中国解放军番号、“军队”、“军队特制”、“军品专营”等。

除了烟酒,也有仿冒军用的军服。上海宝山区市场监管局今年4月,查获了一批带有“军用”、“军品特供”字样的军服商品,执法人员当场对商品进行扣押。 

对军酒的刻板印象?

回顾过去十年,市场上被查处的“军队特供”案例,有军服、茶叶,但多数还是酒类。这或许与酒业商家偏好“军”这个关键字有关。据酒类行业媒体“云酒”去年的统计,中国的酒类商标申请中,以“军”为关键词的,有1.4万余个,其中有效商标达到4374个,其他多数商标无效,或者在申请时被驳回。

酒业商家对把“军”和酒产品联系在一起的执着,多少说明了市场的需求。在中国老百姓印象中,有“士兵特别能喝酒”的印象。古代中国有“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诗句,现代的抗日剧中,有上战场前士兵用瓷碗大口喝酒之后砸到地上表决心的场景,甚至在备受主流追捧的电影《战狼2》中,也有主人公豪饮一整瓶茅台酒的情节。

电影《战狼2》中吴京饰演的退役军人与外国人拼酒的场景。(互联网)

在中国,“能喝酒”,也曾被看作士兵气概的一种。中国官媒《人民日报》2017年一篇以“军中酒文化积习已深,必须壮士断腕杀一儆百”的报道中,就引用作者亲耳听闻的一个例子:一位老兵在1979年参军时,中国解放军一名部队首长到他老家四川宜宾招兵,特意问他:“能喝酒吗?”他回答说,“还可以。”首长点点头,他就这样入伍了。

中国高层其实并不认可这种文化。自从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中央军委就颁布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禁酒令”,严禁军人在工作日的接待和宴请中饮酒。

前述《人民日报》的报道也提到,禁酒令在中国解放军中得到支持,军队与酒基本“绝缘”了。可在一些老百姓当中,这份绝缘似乎还未深入人心,依然对“军供”酒感到好奇。

这次央视军事对宁夏的“军中特供”案曝光后,也有网民在评论区问:真的有特供么?另一位网民则附上了一条链接,在该链接里,是一瓶被炒到26000港元(4462新元)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专用茅台酒”。

香港酒精饮料专卖店上的一款茅台专供酒截图,显示已经卖出。(互联网)

“特供”的价值何在?

此前,“特供”确实曾光明正大地存在过。但有“国酒”称号的茅台,在2012年3月表示,曾生产的“八十周年建军酒”、“军区专供酒”、“国家机关后勤采购特供酒”等产品,都已停产。在今天的二手交易平台上,还流传着茅台陈年生产的特供酒,价值上万。

互联网上流传的茅台曾经生产的“专供北京军区”茅台酒图片。互联网上也流传着其他军区的特供酒图片。(互联网)

在一些贪官的家当中后,也出现了“特供茅台”的身影。《财新周刊》2014年在“原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腐败案调查(之一)中披露,落马的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老家被查抄,与大金船、纯金毛泽东像一同被查抄的,是数百箱的军用专供茅台酒。

落马大老虎家中的酒从何而来自是无从考究,但可以看出,“特供”的确被视为可以代表“身份地位”的奢侈品。曾经一度,特供从“特定供应对象”,变成了营销手段,各个白酒品牌都推出“特供”。为防止商家以此抬高价格进行不良竞争,中国食药监局2013年严格规范白酒标签,禁止使用“特供”字样。

央广网曾评论,“茅台特供酒”,让不少人觉得有面子。“因为在他们眼中,特供就是特权,一般百姓是喝不上的。对权力的崇拜造就了这份虚荣,也成全了骗子。”

这些营销噱头能达到效果,关键是大众对“军队供应”的好奇心。在中国,军用和民用,在物资采购和物流运输上,都是分开的。供军的商品,需要经过更为严格的把关,但军用也并非完全独立于民用市场之外。市场化的产品供应商,在满足军队采购要求的前提下,也可以通过申请、经过审核,成为军队物资供应商。

尽管渠道有别,却没有任何现实证据证明军用优于民用。不法商家们利用的,正是一些人心中对所谓特权阶级神秘“军供”的好奇与向往。“军供”市场的背后,既有陈年刻板印象难以一夕间消除的因素,也是公众依然对军队缺乏了解所致。

简言之、这其中既有文化因素、也有心理因素,还有信息不对称的原因。要让商家无空可钻,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