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察:崔永元又和中国农业部杠上了?

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8月28日发视频驳斥中国农业农村部关于转基因致癌是谣言的说法。(互联网)
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8月28日发视频驳斥中国农业农村部关于转基因致癌是谣言的说法。(互联网)

字体大小:

前央视名嘴崔永元最近又和中国农业农村部杠上了。

农业部8月24日就转基因相关问题答记者问时说,转基因食品会致癌、引起不孕不育是谣言,“经过批准的转基因产品都是安全的”。

不到一周内,崔永元星期一(8月28日)和星期四(8月31日)连发两条视频,驳斥农业部的说法。

视频说了什么?

在星期四发表的视频中,崔永元先是点评了亚组委对于“杭州亚运会拒绝转基因食品”的回应。

据《农业日报》星期二(8月29日)报道,亚组委称“未发布过不供转基因食品的信息,也未在食品保供中提到任何关于转基因的要求”。

但在崔永元看来,亚组委只说“未提到任何关于转基因的要求”,却不正面回应杭州亚运会用不用转基因食品,就是顾左右而言他。

此外,崔永元还在视频中列出他整理的18篇关于转基因食品致病的学术论文。他特别提到,北京中医药大学2022年的一篇论文指出,食用转基因食品的严重不良事件包括死亡、肿瘤或癌症、明显的低生育率、学习和反应能力下降,以及一些器官异常。

崔永元还说,农业部虽然向公众科普转基因无害,但农业部幼儿园早在1990年代末就采用非转基因油;农业部直属机关食堂也选用非转基因腐竹,农业部还有自己的特供大米和特供基地。

农业农村部机关服务中心官网显示,农业部机关幼儿园现名“农业农村部机关幼儿园”,是该部两个委托管理法人单位之一。(崔永元视频截图)

崔永元感慨:“他们(农业部)把自己照顾得非常好,在吐鲁番有自己的特供基地,吃的都是有机食品……却拿中国老百姓不当人,我不知为什么中国的老百姓没有那么愤怒。”

在8月28日的视频中,崔永元同样表达了对农业部的愤怒:“中国农业农村部是我一生到60岁为止,见到的最大的、有编制的、以集体为单位的骗子单位。”

他还说,欧盟曾多次退回中国的转基因稻米制品,转基因水稻至今在中国未获得商业种植批准。

十年“反转斗士”

崔永元上世纪90年代加入央视,先后主持过《东方时空》《实话实说》《小崔说事》等节目,是中国家喻户晓的主持人。

此外,崔永元还从2008年起还做过两任全国政协委员,并于2013年出任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同年,崔永元赴美国,拍摄了一部关于转基因食品的纪录片。纪录片围绕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美国人是否已经放心吃了将近20年转基因食品等问题展开,访问了数十名专家学者和民众,最后得出结论,许多美国人并不了解转基因食品,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在美国学界也存在争议。

这部长达68分钟的纪录片播出后,引发舆论轩然大波。由于崔永元本人是知名的“反转(基因)斗士”,纪录片立场也被认为有失偏颇。

打假人士方舟子曾公开质疑崔永元拍摄的纪录片内容和目的,两人还就转基因食品是否能吃展开争论,并对簿公堂。在科普网站果壳网“2014十大科技谣言”中,该纪录片还因“相关性不代表因果性”,名列榜首。

崔永元2013年还曾在复旦大学,与该校生命科学学院遗传学研究所教授卢大儒展开激烈辩论。

崔永元2013年3月26日在复旦大学发表题为“班门弄斧转基因”的演讲,并在提问环节与在场老师和学生展开辩论。(视频截图)

在谈到转基因稻米品种“黄金大米”时,卢大儒认为,应当聚焦在伦理和程序上,而不是黄金大米的科学性方面,“说句老实话,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黄金大米的科学问题呢?”

崔永元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卢大儒,黄金大米转入了几个基因。卢大儒说,黄金大米还在不断完善,但没有迅速给出一个明确的数字。崔永元接着质问:“连几个基因都不知道,就说安全啊?”

自今年3月在YouTube上发布时事评论视频以来,崔永元的多条视频都与转基因和中国农业部有关。

崔永元今年5月发布题为《农业部骗子又出马》的视频,引用央视报道称,湖南利用儿童做黄金大米试验的相关负责人被撤职。(崔永元YouTube主页截图)

从璞谷塘到“崔永元真X”

“反转”的同时,崔永元还开始了非转基因食品的商业尝试。2016年11月,崔永元在中国全零售大会上宣布进军零售业,为3万名会员提供非转基因食品。

“璞谷塘商城”于几个月后上线。但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璞谷塘上架的36种商品普遍高于市价,一只散养鸡就卖到了300元(人民币,下同,55.8新元),一瓶250毫升橄榄油售价780元。

璞谷塘采用会员制,商品仅卖给会员,入会费高达5000元。以3万名会员计算,入会费收入可达1.5亿元。

不过,崔永元2017年7月发布声明,称得罪了庞大的利益集团横遭报复,退出璞谷塘所有股份和职务。璞谷塘官网目前已无法打开,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2018年1月。

璞谷塘虽然运营的时间不长,却让崔永元陷入舆论围剿。新华网和人民网均转载了《北京青年报》的报道,网民评论崔永元转做商人是“收崔粉智商税”。

璞谷塘商城上,澳洲安格斯牛肉售价为每2.5公斤620元。(互联网)

璞谷糖之后,崔永元2019年又推出了“崔永元真X”系列,包括卖牛肉的“崔永元真牛”、卖茶叶的“崔永元真茶”等。“崔永元真选店”目前仍在运营,除了卖大米、蔬菜、食用油等,还可购买崔永元的书画作品。

中国转基因的未来?

崔永元的商业尝试虽然饱受诟病,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大众站在支持转基因的一边。

一项2018年发表在《自然》(Nature)合作期刊《食品科学杂志》(Science of Food)、针对中国各省区市消费者进行的调查发现,仅11.9%的受访者对转基因食品持积极看法。另一项2019年发表于同一期刊的调查则发现,约60%的受访者不知道他们消费或购买了转基因产品,或含有转基因成分的产品。

虽然公众对转基因不了解,但中国上世纪90年代就曾批准种植转基因作物。中国科学院官网2012年转载亚热带农业生态研究所的一篇文章写道,1992年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商业化种植转基因烟草的国家,开创了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的先河,但由于国外烟草公司的强烈反对而没有坚持。

世界范围内,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全球有29个国家种植了转基因作物。其中,美国是最大的转基因作物生产国,种植面积占全球转基因作物的37.6%。全球78%的大豆、76%的棉花、30%的玉米都是转基因产品。

墨西哥一家牛饲料厂内,一名工人正捧起从美国进口的转基因黄玉米。 (路透社)

中国目前批准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作物仅有棉花和番木瓜,批准进口用作加工原料的有大豆、玉米、棉花、油菜、甜菜和番木瓜六种作物。

对于转基因产品的标识,农业部官网称,中国市场上销售的转基因食品,如转基因大豆油、菜籽油,均要求标注“加工原料是转基因大豆/油菜籽”等字样,消费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自由选择。没有转基因同类产品的食用植物油,也不得标注“非转基因”。

中共中央今年2月发布一号文件,首次明确提出加快玉米大豆生物育种产业化步伐,并用“生物育种”取代2017年之前“转基因”的叫法。

同月,农业部分配了约400万亩转基因玉米的种植面积,在四个省份的选定县种植。《经济学人》报道指出,虽然播种面积不到中国今年玉米指定种植面积的1%,但仍意味着中国罕见地放松了对转基因作物的严格控制。

不过,《经济学人》报道也提到,虽然官方管控严格,但记者和非政府组织的调查显示,中国生产的玉米中,有很大一部分也来自非法播种的转基因种子。

中国“十四五”规划《纲要》把粮食安全作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在粮食安全战略地位不断提升的大背景下,转基因作物提供了一个用中国粮食喂饱中国人的便捷选项。

但这究竟是农业科技的必经之路还是“潘多拉魔盒”?除了农业部频频为转基因作物背书,社会上或许也需要像崔永元这样的“反转斗士”时不时出来杠一杠,让大众听到不一样的声音,留意到吃进自己肚子的食物,在有得选择的时候做出选择。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