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巴黎奥运会

独立调查显示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没有偏袒中国泳手

字体大小:

一项独立调查称,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对23名中国游泳运动员禁药检测呈阳性并获准参加东京奥运会一事,没有处理不当或偏袒。

美国《纽约时报》今年4月报道,23名中国泳手在2021年东京奥运会前被测出违禁药物曲美他嗪呈阳性。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被指偏袒中国方面的调查结果,认定运动员在不知情下摄入受污染食物,没有作出处罚。

综合路透社和法新社报道,世界反兴奋剂组织任命的瑞士检察官科蒂埃(Eric Cottier)星期二(7月9日)公布对此事的调查结果。

调查报告说:“没有任何内容表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表现出偏袒或侧重,或以任何方式偏袒23名曲美他嗪(TMZ) 检测呈阳性的(中国)游泳运动员。”

调查报告还说,没有发现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对中国反兴奋剂组织决定的审查存在违规行为,并且在决定是否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上诉时涵盖了所有相关问题。

科蒂埃写道:“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考虑的所有因素,无论是来自中国反兴奋剂组织提交的决定文件,还是来自其执行的调查程序,都表明从事实和适用规则的角度来看,不上诉的决定是合理的。”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曾辩护称,没有证据对中国的调查结果提出质疑,律师也建议不要就这起事件提出上诉。

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对这份报告表示欢迎。世界反兴奋剂组织主席班卡(Witold Banka)说,这份报告的结论非常清楚,“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没有偏袒中国,根据证据,不上诉中国游泳案件的决定毫无疑问是合理的”。

调查报告还直言,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没有做错任何事,并指责美国反兴奋剂组织是在玩游戏。

班卡猛批:“从一开始我就说,这显然是美国少数几个人的政治游戏,目的是破坏这个体系的稳定,也许是夺取控制权。”

他也质疑,“为什么一个国家想要控制反兴奋剂系统,这是完全不公平的,违背了系统的协调,对体育界来说非常危险。”

美国反兴奋剂组织负责人泰格特(Travis Tygart)对这份报告表示质疑,他称:“这份(报告)并不令人意外,因为世界反兴奋剂组织亲自挑选调查人员,并将调查范围设定得极其有限,从而阻碍了有意义的审查。”

他还称:“考虑到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在调查过程中扮演的舒适角色,外界也不得不怀疑,世界反兴奋剂组织是否能够在报告发布之前看到甚至美化报告。”

泰格特指出,围绕此案的“大多数关键问题”仍未得到解答,如药物TMZ是如何进入据称食物被污染的酒店厨房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用来断定此案的科学依据和数据仍不清楚。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