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赌博、下棋、没戴口罩 不少长者违例公共场所群聚

长者因终日在家感到郁闷无聊,入夜后无视两人一组的聚会限制,公然在社区公共场所群聚。(档案照)
长者因终日在家感到郁闷无聊,入夜后无视两人一组的聚会限制,公然在社区公共场所群聚。(档案照)

字体大小:

(早报讯)“反正巴士和地铁也是一样拥挤,老人只是因为在家感到无聊,所以才小组聚聚。”

一系列防疫措施给国人的日常社交带来不便,有长者因终日在家感到郁闷无聊,入夜后无视两人一组的聚会限制,公然在社区公共场所群聚。

在芽笼峇鲁巴刹经营摊位的钟大伟(音译,60岁)就认为,大多数长者都接种了疫苗,且通常是两人一组聚会,因此这样的聚会不是个问题。

《新报》记者过去一周走访芽笼峇鲁第68座组屋、勿洛北4街第89座组屋和后港中路第806座组屋等多处地点,发现有超过10组年长者在组屋底层或邻里的公共区域聚在一起聊天、进食和喝酒。

例如在后港,记者就发现有12个人聚在一起赌博和下棋,当中只有一半的人戴着口罩。受访居民表示,几乎每晚晚饭后时段,都会看到这群人。和三名朋友在芽笼峇鲁第68座组屋底层聊天的退休人士Anra(64岁)说,他渴望出门,是因为他觉得“被家里四堵墙困住”。“我的四个孩子几乎不和我说话,所以我需要与朋友有一些社交活动。”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主任吴佩松副教授受询时说:“在这场冠病大流行中,年长者面临的问题是他们没有其他社交渠道,而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则有社交媒体和通过视讯维持社交。”

“此外,许多人认为组屋底层或邻里公园是他们家的自然延伸,因此他们聚集在这些空间只是本能和习惯性的。”

吴佩松鼓励这些长者的孩子在可允许的范围内,设置一个长者生活区,来招待客人喝茶等。“如果可能的话,他们还可以为父母设置一些简单的视频会议工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