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市镇预购组屋 每单位近七人抢购

建屋局今天(7月25日)发的文告指出,一些近期推出、申购率很高的预购组屋项目包括红山时隔八年推出的Telok Blangah Beacon。(建屋局构想图)
建屋局今天(7月25日)发的文告指出,一些近期推出、申购率很高的预购组屋项目包括红山时隔八年推出的Telok Blangah Beacon。(建屋局构想图)

字体大小:

(早报讯)成熟市镇新组屋的需求依然强劲,这些地区的预购组屋整体申购率过去四年翻了一倍多,从2017年的2.8增至去年的6.7,意味着每个单位有将近七人抢购。

同一时期,建屋发展局推出的预购组屋中,坐落于成熟市镇的单位,占比从44%逐步增至55%,以赶上需求的增长。当局在成熟市镇推出的预购组屋项目同期也增加近50%,从2017年的九个,增至去年的13个。

根据建屋局今天(7月25日)发的文告,一些近期推出、申购率很高的预购组屋项目包括红山时隔八年推出的Telok Blangah Beacon。该项目在今年5月的预购组屋销售活动中,四房式单位申购率创下49.6的纪录,部分原因是因为只有70个单位。另一个炙手可热的项目是去年8月推出的芽笼Dakota One,四房式单位申购率达到19.1。

建屋局说,新加坡人对新组屋的需求不断增加,每个预购组屋单位的平均申购率从2017年的2.3增至去年的5.8。非成熟市镇的预购组屋申购率同期也翻了一倍多,从2017年的2.1增至去年的4.8。

对成熟市镇新组屋的强劲需求也反映在2017年至去年的剩余组屋销售活动中,这些地区的剩余组屋平均收购率为5.4,高于非成熟市镇的4.8。

一些成熟市镇如金文泰和女皇镇的剩余组屋申购率高于平均水平,分别为8.3和6.4。

建屋局表示,公共住房需求整体强劲,是因新加坡人结婚并组建家庭,以及生活方式和社会愿景改变所驱动的。

2015年至2019年间,年均有2万3600对新加坡公民注册结婚,高于2010年至2014年间的年均2万2400对。建屋局预计,短期内,随着回声潮世代(Echo Boomers)达到适婚年龄,他们的住屋需求将增加。回声潮世代指的是二战后婴儿潮的下一代,即出生于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的人。

与此同时,更多年轻夫妇、单身人士和他们的父母更愿意住在自己的组屋,而不是多代同住一屋檐下。根据上个月公布的“2020年全国人口普查”,居民住户(包括公民和永久居民)中,独居者的比率从2010年的12.2%上升至2020年的16%。同一时期,两人小家庭的比率也从18.8%增加至22.6%。

尽管选择不同住,但人们越来越倾向于与家人住得近。根据建屋局2018年抽样住户调查,54岁或以下的夫妻当中,选择与父母住得近的人,比率从2013年的21.0%上升至2018年的24.3%。

同样的趋势也反映在近居购屋津贴(Proximity Housing Grant)的受益人数。2017年至去年间,与近居购屋津贴有关的转售组屋交易,占比增加约21%,不论是成熟或非成熟市镇。

为满足人们对预购组屋日益增长的需求,建屋局预计今年可按计划推出约1万7000个预购组屋单位,高于去年的1万6800个和2019年的1万4600个。明年推出的单位数量则会在之后公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