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管制措施收紧前一天 外籍女佣在外聚集人潮减

我国明天起进入近一个月的稳定疫情阶段,今天(9月26日)依旧有大批女佣在外聚集,但人潮与过去几个周末相比,已显著减少。图为福康宁公园的情况。(李健玮摄)
我国明天起进入近一个月的稳定疫情阶段,今天(9月26日)依旧有大批女佣在外聚集,但人潮与过去几个周末相比,已显著减少。图为福康宁公园的情况。(李健玮摄)

字体大小:

(早报讯)我国明天起进入近一个月的稳定疫情阶段,今天(9月26日)依旧有大批女佣在外聚集,但人潮与过去几个周末相比,已显著减少。

为减缓冠病在社区传播,政府前天宣布社交聚会与餐馆堂食的人数上限从五人减少至两人。

记者今天早上走访巴耶利峇一带时观察到,巴耶利峇中心(PLQ)外仍有许多人聚集,绝大多数为外籍女佣。

受访女佣提到,虽然雇主理解他们休息日外出的需求,但基于防疫考量,部分雇主会限制她们的外出次数和时间。

在新加坡工作12年的印尼籍女佣利亚妮(40岁)说,雇主昨天告知她从今天开始,每个星期天只能外出半天,因此她下午2时就得回家,比往常早了六个小时。

她说:“我也担心自己会被感染,所以都会自己准备食物在户外和朋友吃,不会进入商场内。”

另外,当铺、汇款公司也出现排队人龙,其中一个队伍至少有30人。

不过,每个周末都来这一带的利亚妮说,这里的人潮和过去几个周末比起来,已经有所减少。

她提到,有朋友因为需要照顾年幼的孩子,所以雇主特别小心,从这周末开始吩咐她不要出门。

今早8时就和两三个好友在PLQ吃早餐的印尼籍女佣慕娜妮(36岁)说,雇主了解她每周需要外出放松心情,因此没有缩减她在外的时间。

不过,她对于社交聚会人数减少,表示很伤感。“我喜欢和多一些朋友聊天、吃饭,只是跟一两个人交流的话就比较可惜。”

另外,也有受访者转而到户外较空旷的场地,度过闲暇时间。

40岁的印尼籍女佣希莉说,自从暴发疫情,她就避开有人潮的地方,选择到东海岸公园、榜鹅水道公园等户外地点,与朋友聚会。

今天准备到滨海堤坝野餐的她说:“我很喜欢大自然,也会趁机和朋友多拍些照片,尤其是因为接下来就不能一起出门了。”

记者今早走访福康宁公园发现,女佣在10时左右开始成群结队从福南购物商场步行到福康宁公园。在上山的阶梯上,几乎每一层阶梯都有女佣聚集,但女佣的人数同之前相比,已经有所减少。

多数女佣都在公园的多个角落席地而坐,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受访的女佣指出,考虑到社区病例激增,她们会减少外出,但一些女佣说,她们还是照样会在休息日到访福康宁公园。

29岁的菲律宾籍女佣美宝由于要照顾家中就读小学四年级和二年级的孩童,所以决定从下周起减少到人潮聚集的地方。

“冠病病例的激增让我很担心。雇主有特别交代我要注意个人卫生,我也时常会浏览人力部的面簿页面,查看是否有同疫情相关的措施。”

缅甸籍女佣盈盈文(27岁)约八个月前刚到本地工作。由于在商场内无法逗留太久,她每次会到福康宁公园待上三小时,除了同朋友聚会聊天也会一起野餐。

她说,雇主还是愿意让她在休息日外出。“我会遵守防疫措施,也不会太担心疫情,所以我下个星期还是会来这里见朋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