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聚集事件后续:病例突激增导致确诊客工送医疗设施过程延误

昨天在西雅惹兰都康客工速建宿舍发生客工聚集事件,有客工投诉宿舍抗疫措施不足及伙食不卫生,警方后来到场介入。(互联网)
昨天在西雅惹兰都康客工速建宿舍发生客工聚集事件,有客工投诉宿舍抗疫措施不足及伙食不卫生,警方后来到场介入。(互联网)

字体大小:

(早报讯)西雅惹兰都康(Jalan Tukang)速建宿舍昨天发生客工聚集事件,宿舍业者以及这些客工的雇主今晚回应说,将确诊冠病客工送往医疗设施的过程受延误,是因为过去一周病例突然激增所致。他们已与人力部做出适当安排,确保客工有足够的医疗支持,并提醒伙食供应商务必须严格遵守卫生标准。

作为客工主要雇主的胜科海事(Sembcorp Marine)今晚发文告指出,过去一周密切留意居住在西雅惹兰都康速建宿舍员工的状况,并与宿舍业者合作,正视他们的顾虑,包括让确诊客工在宿舍内有适当的隔离空间以及提供医疗援助。

负责管理该宿舍的西雅住宿(Westlite Accommodation)也发文告说,宿舍有3400个床位,当中大约四成,即1400个床位出租给胜科海事的员工。宿舍人员一直依照并执行政府指定的抗疫措施,目前已完成把所有确诊病患转送到适当设施的工作。

按照现有的医疗保健措施,抗原快速检测(ART)结果呈阳性的客工会转移到宿舍康复设施(Dormitory Recovery Facility)或中央康复设施(Centralised Recovery Facility)接受隔离。未接种疫苗或是有症状的病患则须接受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并在宿舍隔离设施等候结果。如果结果呈阳性,便会送到社区护理设施。”

西雅住宿说:“由于病患人数众多,转送才会出现延误。我们正与人力部属下的保障、关怀与接触小组(Assurance, Care and Engagement Group,简称ACE)合作克服这些后勤挑战...... ACE也已派遣流动医疗团队,以增强区域医疗中心的能力,并解决所有客工的医疗问题。”

胜科海事也说,在收到客工对于食物质量与卫生的反馈后,已提醒伙食供应商务必严格遵守卫生标准。它与供应商密切合作,致力于满足不同文化背景客工对食物的不同需求。

“居住在该宿舍的客工可能不太了解我国目前的抗疫措施,并且可能与他们本国的冠病管理措施不同。因此我们与ACE和西雅住宿合作,据此对客工提供更清晰的信息与保证他们的安全。”

宿舍住户:客工并非刻意群聚

《联合早报》记者今天走访该宿舍时发现,喧闹的场景已不再,只有20多名客工井然有序地在宿舍大门排队,相信正等待检测。保安人员、身穿人力部制服的员工,以及穿戴全身个人防护设备的工作人员在一旁协助。

受访客工指出,多数客工今早上已出去工作,但有些客工因身体不适,或与确诊者有过密切接触,留在房内休息。

一名了解事发经过的李姓宿舍住户(30岁)受访时透露,大家昨天并非刻意聚集在一起闹事。

“聚集事件从中午开始,当时午餐等了超过一小时都还没有送来。人力部人员这几天收到客工的反馈,当时刚好到场了解情况,客工就一窝蜂地给予反馈,七嘴八舌地讨论情况。

“后来警察到来,通知我们若不散去,将以非法群聚将我们逮捕,大家约下午3时散去。”

这名住户的一名室友确诊,房间过后却没进行消毒,他非常担心受感染,所幸至今仍没有。他说,这种惴惴不安的情况已持续两三周,宿舍本来只有少数人确诊,但因为隔离措施不到位而导致越来越多人确诊,大家多次向当局反馈无果,情绪再也压抑不住。

非营利组织关注事件

本地多个援助客工的组织都对此事件表示非常关注。非营利组织客工亦重(TWC2)主席傅黛碧(Debbie Fordyce)受访时说,宿舍内医疗措施不足以及客工伙食不卫生,客工才会不满,但却得面对警方派遣的镇暴车和多名警员。

她说:“我们没有听到聚集事件太多的详情,但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宿舍内出现骚动,导致当局须做出这种全副武装的反应。”

傅黛碧也说,当局以这样的方式应对,难怪公众会误以为客工是一个动不动就闹事的群体。“客工提出的顾虑其实很合理,而面对这些几近不人道的生活条件,他们从去年4月就一直在容忍。”

义工组织冠病19客工援助联盟(CMSC)则在面簿发文说,这次的事件很明显源于抑制多时的情绪,这些客工想必非常无助。

“不幸的是,即使经历了去年客工宿舍疫情大暴发以及多伙伴介入之后,帮助建设我国的客工仍获得不理想的伙食待遇。”

CMSC也呼吁公众将心比心,就好像之前社区里有不少公众对居家隔离的过程感到不满,希望公众能对客工的经历产生共鸣,了解前天的事件有诸多导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