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中美首脑会晤是避免冲突的良好开端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右上)通过视讯出席彭博创新经济论坛,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左)提问,就中美关系发表看法。(彭博创新经济论坛直播截屏)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右上)通过视讯出席彭博创新经济论坛,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左)提问,就中美关系发表看法。(彭博创新经济论坛直播截屏)

字体大小:

(早报讯)中美领导人举行的视频峰会是两国避免冲突的“良好开端”,两国关系下来的走向取决于双方选择的道路。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今天(11月17日)通过越洋视讯出席彭博创新经济论坛,接受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提问时形容,中美关系“走过了关隘,来到悬崖,从这里可以眺望到两个不同方向”。

“接下来就取决于双方选择哪个方向了。”

基辛格说,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的“习拜会”是两国化解分歧的良好开端。接下来两国必须按照中美领导承诺要前行的方向,进行实质磋商。

“双方必须持有的观点是,为了人类的生存,两个能力相当的技术性大国之间不能发生冲突。因此双方必须试图将分歧保持在一定程度以内,让共存不仅变得可能,也成为必要。”

被问及美国如何看待中国时,基辛格说,双方因科技和经济关系,势必将把对方视为竞争对手,美国舆论也朝将中国视为对手的方向偏移。他提醒,双方有必要从这样的姿态转向适应和减缓纠纷,并意识到“不可能在不造成人类毁灭风险的情况下分出输赢”。

米思伟也请基辛格解读中国的意图和合作意愿。基辛格说,他假设中国领导人将致力把国家的能力发挥到最大。美方的任务是确保关系起码对等,而中方如果也明白自身利益,双方就有可能做出一些能减缓竞争,甚至使双方有可能合作的安排。

两人在长达20分钟的对话中也谈及中美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基辛格说,人工智能是人类思想上的巨变,人类不一定完全知道每项人工智能得出的结果背后的理由,只知道是由一系列的演算(algorithm)得出。

如果纯粹通过竞争的视角理解人工智能领域的互动,而且连取得什么程度的优越性才算是具有战略效用都无法清楚定义,中美将陷入一场竞赛,竞赛中的意外可能引发无法预见的后果。

基辛格希望双方能通过科技讨论找到出路,并且从中也调整经济竞争关系。

“任何一边都不会接受长久处于卑劣地位,但双方也必须理解,对方不会让出长久的优越地位。所以基于这些现实进行对话至关重要。”

在网络战争上,基辛格也说,网络战争的逻辑是以超出人类能力的速度行动,因此各国倾向于为武器系统装置自动反应能力。

“不过在这些课题上,如果不纳入人的因素,系统就可能作出你无法预见的判断,事态也可能出现自动升级的严重威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