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佛森林发现我国先驱陈金声产业界碑 为历史研究添线索

”丰兴”是陈金声家族的商号。界石刻着“TKS”(陈金声英文名字缩写)和“丰兴山”字样。(国家文物局提供)
”丰兴”是陈金声家族的商号。界石刻着“TKS”(陈金声英文名字缩写)和“丰兴山”字样。(国家文物局提供)

字体大小:

(早报讯)我国西南部巴西班让一带在19世纪称为“丰兴山”,这里曾是本地华社先驱陈金声的产业,但其面积范围仍在研究中。今年初在杜佛森林被寻获的一块曾用来标记“丰兴山”界限的石碑,为陈金声的历史研究增添新线索。

这个重达62公斤、以花岗石制造的界石,约90公分长、26公分宽及11公分厚。它是今年1月由国家发展部长李智陞和国家公园局人员走访乌鲁班丹西区的杜佛森林时所发现。

李智陞当时将界石照片上载面簿,吸引不少文史爱好者的关注,有人认出那是标记陈金声产业的界石。

陈金声(1806-1864)是19世纪本地著名华社领袖、商人及慈善家。”丰兴”是陈金声家族的商号。界石刻着“TKS”(陈金声英文名字缩写)和“丰兴山”字样。

国家文物局在咨询各政府部门,以及获得陈金声后人同意后,于上个月27日将界石挖掘并将它迁移至该局位于裕廊海港路的文物保管中心保存。

文物局副局长(政策与社区)陈子宇今天(11月19日)在文物保管中心为媒体介绍界石的保存工作。

他指出,这个石碑深具历史意义,不仅因为它是目前唯一与陈金声有关的界石,也因为它显示了陈金声在当年巴西班让产业的范围。

根据仍在进行中的历史研究,陈金声当年的产业十分辽阔,西边到达如今的金文泰2道,东边延伸至杜生路,北部范围直达新加坡科技中学,南部则延伸至南部肯特岗公园。界石预计标记该产业当时最北部边界。

陈子宇说:“界石另一独特之处在于它是目前所发现的标志石碑当中,少数刻有中英文双语字样的碑石。有鉴于此,我们将把它纳入国家文物收藏,以便加以保存。它将作为教育新加坡人有关本地先驱生平和贡献的宝贵资源。”

莱佛士医院医药总监陈长利教授是陈金声的第五代孙子。他的高祖父陈明岩是陈金声的三儿子。

陈长利很欣慰界石能进一步丰富有关天祖父陈金声的历史研究。

“希望文物局下来能公布更多关于陈金声的研究发现,让更多人能认识他。希望这也能鼓励公众分享他们所拥有的历史文献或资料,协助我们进一步挖掘陈金声的生平事迹。”

研究员正在对界石进行修复和研究。土生华人文化馆后年完成翻新并重开后,预计会在馆内展出这块界石。

公众若想了解界石挖掘过程,可上网李智陞的面簿网页,或文物局的Roots SG Youtube网站观赏视频。

文物局年底将于roots.gov.sg网站,上载更多关于陈金声的历史研究发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