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万学生33人长期缺课 Uplift计划扩大扶助弱势学生

由教育部领导的提升计划将继续扩大,从学校延伸至社区,旨在帮助更多弱势家庭与孩子重拾生活与学习重心,活出他们的最大潜能。(白艳琳摄)
由教育部领导的提升计划将继续扩大,从学校延伸至社区,旨在帮助更多弱势家庭与孩子重拾生活与学习重心,活出他们的最大潜能。(白艳琳摄)

字体大小:

(早报讯)过去两年,我国每1万名学生中,有约33人长期旷课。由教育部领导的提升计划将继续扩大,从学校延伸至社区,旨在帮助更多弱势家庭与孩子重拾生活与学习重心,活出他们的最大潜能。

负责跨部门提升(UPLIFT)工作小组的总理公署部长兼教育部和外交部第二部长孟理齐博士星期一(11月29日)在一场线上记者会上表示,长期缺课的学生人数过去两年保持平稳,不过冠病疫情给当局援助弱势学生带来更多挑战和复杂性,这包括无法家访,或是因学生频繁更换学校和住所,无法联络上学生和家长等。

他说:“我们真正想要帮助这些孩子发展他们的优势和兴趣,不管他们的起跑点在哪里,最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潜力,帮助他们打造自己的成功和生活动力……确保新加坡保持社会流动性,确保所有新加坡人在后冠病世界都有取得成功的公平机会。”

提升社区试点项目(UPLIFT Community Pilot)目前在文礼、红山、牛车水和兀兰试行,集各方资源帮助有需要的家庭。李显龙总理在11月初宣布,计划明年起也扩展到另八个有较多需求的市镇,分别是勿洛、蔡厝港、芽笼士乃、惹兰勿刹、榜鹅、盛港、大巴窑和义顺。

这些市镇将配备专职的市镇级协调员(UPLIFT Town-Level Coordinator),整合学校、教育部和社会服务中心等资源,根据每个弱势家庭情况,介绍合适的社区援助计划,以让它们获得全面援助,帮助缺课学生回返学校上课。

目前,平均每位协调员会分管一到两个市镇的至少60个学生个案。孟理齐预计计划全面推行后,全国每年有1800名学生受惠。

协调员也会为家庭配对家庭志工(Family Befriender),即便在疫情期间,也定期通过电话和短信与帮扶学生和家人,提供协助,如辅导功课、倾听心声等。

从更广范围的社区回归到校园,自2018年推行提升计划以来,本地186所小学已全部设有校内学生托管中心,受惠小学生人数已从2012年的3000人增加至目前的2万85 00人。学校会找出需要帮助的学生,例如有复杂家庭问题,或缺乏成人监督,让他们在课后也能继续得到支持。

针对中学生的向上计划(GEAR-UP)则已惠及约9000名学生,学生可在学校参与课后学习与辅导活动。他们升学到大专学府后,也能继续获得财政援助和职业辅导等。

孟理齐说:“我们希望在这些早期支援下,这些学生可以立志至少取得高级国家工教局证书(Higher Nitec)。”

教育部自前年起为23所中小学提供额外师资,明年将为另24所学校各增派四到五名教师,最终分批使全国100所中小学能为约1万3000名来自低收入家庭等有需要的学生提供督导与课后辅助活动,让他们得到更全面的支持。

当被问及这是否意味着教师要承担更多职责时,孟理齐回应说,增派的师资既有已受训的教师,也有辅助教师,他们的加入有助学校重新分配每位教师的工作量,“额外的师资是为我们认为有更高需求的学生提供额外支持”。

作为校方和社区之间的纽带,协助学校跟进长期缺课或犯事等学生情况的专职学生福利人员(Student Welfare Officer)也会从目前的105人基础上增员,目标是到明年底增加到130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