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佣和企图删电眼画面 女雇主被判监

被告屡次在怀孕和生产之后拿女佣出气,有一次更在婆家面前暴打女佣。(档案示意图)
被告屡次在怀孕和生产之后拿女佣出气,有一次更在婆家面前暴打女佣。(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早报讯)因与缅甸籍女佣语言不通,女雇主屡次在怀孕和生产之后拿女佣出气,有一次更在婆家面前暴打女佣。她之后教唆丈夫串通口供,还指示丈夫和姑子删除电眼画面,企图掩盖自己虐佣的罪行,但丈夫最终决定把电眼画面交给警方。

中国籍的白依虹(34岁,前补习老师)面对蓄意伤人、动粗和妨碍司法等七项控状。她今天(5月25日)承认其中三项,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后,被判坐牢八个月又六周。

根据案情,31岁的受害女佣自2019年11月起受雇于被告的丈夫。女佣当时与怀有身孕的被告,以及被告的母亲住在后港组屋二楼单位,而男雇主则与自己的家人住在同座组屋的四楼单位。

由于女佣不太听得懂华语,有时听不懂被告的指示,被告为此对女佣感到不满,多次责骂女佣和对女佣动粗。

2020年11月6日,女佣因肚痛去看医生,被告担心女佣会把病菌带回家传染给新生宝宝,让女佣暂住在婆家一天。岂料隔天女佣拒绝回到被告的单位,气得被告当着婆家面前暴打女佣,导致女佣嘴唇流血沾染上衣,而被告的暴行全被客厅的电眼拍下。

被告担心女佣会报警举报她,对女佣软硬兼施称可以商讨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并警告女佣如果把事情闹大,她将无法回国见两个孩子,也拿不到薪水。

被告之后也要求丈夫向中介谎称,是女佣自己撞到门才会嘴唇流血,并指示丈夫让大姑和小姑帮忙删除电眼画面,但丈夫最终把电眼画面交给警方。

被告的母亲海玉兰(57岁)也因协助把女佣拖出单位,面对动粗的控状。她去年底认罪后,被判罚款3000元。(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