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板说她会杀了我” 雇主暴打女佣罪成

被告于2017年8月至9月对女佣施暴长达两个月,包括掌掴女佣的脸,掐她的颈项,并将她的头推向炉灶等。(档案示意图)
被告于2017年8月至9月对女佣施暴长达两个月,包括掌掴女佣的脸,掐她的颈项,并将她的头推向炉灶等。(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早报讯)“女老板掐我的颈项”、“她对我拳打脚踢,还用手机打我”、“今天,女老板说她会杀了我……”

这是一名缅甸籍女佣(24岁)手写的日记,她的女雇主(42岁)原本不承认施暴,但法官指女佣的日记内容与警方的证据吻合,因此裁定女佣供词可信,今天(5月25日)判女雇主罪名成立。

由于被告的年幼儿子也上庭供证,为了保护他,法官谕令媒体不可报道任何能透露他的身份的资料,包括女佣和被告的名字。

被告面对六项蓄意伤人和一项使用刑事暴力的罪名。根据控方提呈的结案陈词,被告于2017年8月至9月对女佣施暴长达两个月,每当不满女佣做的一些事,就对她大喊,甚至掌掴及暴打她。

有一次,被告掌掴女佣的脸颊,掐她的颈项,并将她的头推向炉灶,甚至恫言:“我今天会杀了你”。

另一次,被告与女佣起冲突时,又暴打女佣的头部和身体。女佣忍无可忍,跑到屋内的祈祷间,锁上门并拨电报警。被告气得狂拍房门,高喊:“你好大的胆子”,这些声音都被报警电话录下。

法官认为,从电话记录可听出女佣当时感到害怕,被告也显然充满怒气。警方到场后发现女佣背部有手掌大的印记,符合遭暴打的迹象。

被告反指女佣虐待她的儿子,并指对方为了撇清责任,而且想尽快回国而诬赖她。法官不信被告的说词,指若真是如此,被告没有理由继续聘请女佣,但在她所称的“虐童”事件发生后,还继续聘用女佣。

被告的丈夫与儿子当辩方证人,但法官指事件发生时丈夫不在场,儿子虽然在庭上袒护母亲,但他心智还未成熟,况且事发时仅六岁,无法确切形容发生什么事。

案展至八月下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