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谋欺骗资媒局逾4万元项目 前女秘书判监两个月

黄素銮面对七项控状,她承认其中三项,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后,被判坐牢两个月。(档案照)
黄素銮面对七项控状,她承认其中三项,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后,被判坐牢两个月。(档案照)

字体大小:

(早报讯)担心不被续约而找寻其他赚钱门路,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的高级顾问被指与前女秘书串谋,欺骗当局发放4万多元的工作项目。

这名前女秘书是44岁的黄素銮,她承认三项欺骗控状,余下四项控状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后,星期五(7月1日)被判坐牢两个月。

主谋是55岁的何杰,他在2016年被调派到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隔年以合同的形式续聘。他案发时担任资媒局其中一个部门的高级顾问(Principal Consultant)。

根据案情,何杰于2006年结识担任他秘书的黄素銮,两人渐渐发展出恋情。黄素銮后来跟着何杰到不同的政府部门工作,继续担任他的私人秘书,直到2016年10月,她之后转到通讯及新闻部(MCI)工作。

2017年4月,何杰因为担心不被续约,因此打算成立公司经营生意,先为自己谋一条“出路”。

两人当时都在政府部门工作,因此无法注册公司,黄素銮后来在一名亲戚的帮忙下,注册了两家公司。

这名亲戚当时只是一名挂名董事,公司资本都是何杰和黄素銮提供的。黄素銮在2017年底离职后,接管两家公司的董事一职,但她仅负责一些行政事宜,生意上的决策则由何杰全权处理。

计谋以公司名义骗资媒局 发放项目给自己的两家公司

两人后来隐瞒商业利益,计谋以公司名义骗资媒局发放项目给这两家公司。

为了提高得标机会,何杰被指在2018年找来一家名为Zelkova Serrata(简称“ZS”)的公司合作,黄素銮会按指示准备报价单,再交由ZS董事提呈给资媒局。实际上,一旦ZS得标,黄素銮的公司就会承包项目,并赚取大部分收益。

何杰被指利用职务之便,向资媒局推荐ZS和黄素銮的两家公司,并提供内幕消息,让黄素銮按指示呈交价格较低的报价单,从中骗取资媒局发放总值4万1825元的项目。

不仅如此,黄素銮的两家公司也承包了其他公司的项目,何杰当时仍在资媒局就职,按规定不得赚取额外收入。

黄素銮于是协助以何杰儿子的名义伪造发票发给两家公司,并开出假支票作为付款。何杰接着把支票存入他和儿子的联名户头中,再提取现金私用。

东窗事发后,黄素銮和何杰已作出全额赔偿。庭上没有揭露两人的罪行如何被揭发,以及ZS公司董事是否会被控上庭。

律师代为求情时指,何杰之前是黄素銮的上司,尽管两人后来发展出亲密关系,何杰对她而言还是“权威”的象征,她没有想过要违抗何杰的指示,恳请法官判她罚款或坐牢三周。

控方反驳说,尽管黄素銮只是按指示办事,但两人欺骗政府机构,还以各种方式避开嫌疑,她的罪责不轻,吁请法官判她坐牢两个月。

法官最终同意控方立场,判黄素銮坐牢两个月。

何杰目前已被停职,他的案件将另外审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