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挑战是与时间赛跑” 空军人员讲述如何应对新航炸弹威胁

参与SQ33护航行动的空军人员包括(左起)空战军官王国鸿上尉、 F-16型战斗机飞行员黄涌少校、F-16型战斗机飞行员兼教官廖翊翔少校、空军工程师桑德普、全职国民服役空军技术人员马士凱三级上士。(国防部提供)
参与SQ33护航行动的空军人员包括(左起)空战军官王国鸿上尉、 F-16型战斗机飞行员黄涌少校、F-16型战斗机飞行员兼教官廖翊翔少校、空军工程师桑德普、全职国民服役空军技术人员马士凱三级上士。(国防部提供)

字体大小:

(早报讯)“当SQ33客机平安降落的那一刻,我松了一口气,更感到莫大的成就感。整个团队能在夜里的数分钟内就对这一威胁做出反应,成功执行任务,保卫我们的家园。”

新加坡空军部队F-16型战斗机飞行员兼教官廖翊翔少校(34岁),谈起应对新航SQ33航班炸弹威胁时表示,这是他服役16年来第一次升空出这类型的任务。一开始接到消息时,他为机上的乘客感到担心,但平日严格的训练和模拟演习,让他迅速冷静下来,并在数分钟内升空执行任务。

9月28日凌晨2时40分左右,从美国旧金山飞抵我国的新航SQ33航班,突然通报机上有乘客发出炸弹威胁。我国空军立刻出动两架F16战斗机护航,客机在凌晨5时50分平安着陆。严阵以待的安保人员立刻上机调查,证实炸弹威胁是虚假的后,逮捕了谎称手提行李内藏有炸弹的美国籍男乘客。机上的208名乘客及17名机组人员,在早上9时许平安下机。

参与本次行动的F16战斗机飞行员、空战军官、空军工程师及陆军拆弹军官,星期五(10月7日)在国防部的安排下接受《联合早报》访问。

机长冷静配合空军行动

在接到炸弹威胁的通报后,负责空中交通管制的空战军官王国鸿上尉(32岁)立刻与SQ33航班机长取得联系。他说:“机长的声音从无线调频系统传来时非常冷静,对于我要求遵守空中交通管制中心的指令,他也积极配合。”

武装部队也全面启动安保工作,提升地面防空系统单位的戒备,并出动两架战斗机为客机护航。

王国鸿除了要和负责准备战斗机起飞的地面小组保持联系,还要掌握飞行员的位置。他也与民航局协调,申请管制附近领空,确保其他飞机远离受影响的空域。

工程师:各团队训练充足 联合演习培养出默契

驻守在登加空军基地的空军工程师桑德普(35岁),迅速指挥组员完成F-16战斗机起飞前的所有准备工作,确保飞机员就位后,战斗机能立刻安全升空。已服役14年的四级军事专才桑德普说,这不是他第一次参与类似行动,各团队平日都有充足的训练,并开展过“机警盾”(Vigilant Shield)联合演习,早已培养出了默契。因此,当天各团队都能各司其职又紧密配合,快速让战斗机升空。

廖翊翔说,当天最大的挑战是要与时间赛跑。当战斗机升空后,他和控制中心保持通话,并通过无线调频与客机机长取得联系,“我嘱咐客机遵从指令,同时清楚地表达来意,让客机知道我们已经就位,会为他们保驾护航,直到降落在机场。”

过程中,廖翊翔时刻盯紧客机的航行路线,确保一切正常,直达客机安全着陆。

当客机在凌晨5时50分降落在樟宜机场后,被指示停在机场的一个隔离区进行安全检查,然后拖往第三搭客大厦。陆军生化武器、辐射性物质及爆炸物防御团队的军火拆爆组也登机进行检查。

军火拆爆组的符诗健少尉说,这是自己首次参与到类似的行动中,当时自己心里十分紧张,但是平日的训练及演练让自己顺利完成任务。(国防部提供)

军火拆爆组的符诗健少尉(22岁)说,接到任务通知时很紧张,因为没料到这么快就要出任务,但严格的专业训练让他有信心能顺利完成任务。在团队的部署和评估下,组员携带红外线系统及爆炸物探测器(explosive trace detector)登机,经检查确认无事,再由空战军官与各机构协调,逐步解除领空管制,恢复机场的运作。

符诗健说:“在执行任务时我心无杂念,我们的责任就是要确保完成任务,并且每一次都要做好。”

我国空军全天24小时监视国家领空,每年平均处理约350起涉及潜在空中威胁的事件,包括闯入我国领空的不明飞机或偏离指定航线的航班等。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