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27艰难通过协议 设立气候赔偿基金

字体大小:

(早报讯)在严峻地缘政治及气候环境下召开的第27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加时谈判约36小时后终于达成协议。本届大会取得一项重大突破,各国设立基金,协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造成的损害,但在其他方面却未能取得显著进展。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长傅海燕说,基于艰难的国际处境,整体而言,这已是大会所能取得的最佳结果。

傅海燕于埃及时间11月20日零时45分(新加坡时间20日早上6时45分)接受随行新加坡媒体的访问,总结在沙姆沙伊赫第27届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7)的行程。原定18日当地时间傍晚6时(新加坡时间19日凌晨零时)的访问因大会迟迟无法达成协议而几度延迟。

损失与损害(Loss and Damage)资金安排首次被列入官方议程,这也是本届大会最棘手的议题。发展中国家不断强烈呼吁设立相关基金,补偿那些最容易受到洪灾等气候灾害影响,但对造成气候变化责任较小的贫困国家。

大会最终就损失与损害基金的设立达成协议,但基金具争议部分如资金来源、哪些国家应提供资金等,将交由一个过渡委员会负责,并于明年阿联酋迪拜举行的大会上提出建议。

基金协议的达成是一项重大突破,但大会在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方面,以及将全球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的表述上,并未取得显著进展。

针对新加坡是否会支持损失与损害基金,傅海燕说,我国还需要就基金的形式及资金安排,与其他国家展开讨论,看能怎么参与其中。我国一直坚信多边主义,因此会本着合作及协作精神,与各国一同参与气候行动。

她重申,新加坡目前已通过其他方式协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例如气候预警系统、亚细安灾难风险融资和保险计划等。 

“我们通过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能力支持,参与这一议题。新加坡透过自己的方式,在气候行动方面发挥了作用。我国将在和各方展开讨论后,探讨能如何再尽一份力。” 

发展中国家也在大会呼吁更多被归属为发展中的较富裕国家如新加坡、韩国、卡塔尔等,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的财务支持。至于我国是否会直接向损失与损害基金或气候融资提供现金资助,傅海燕说,因这关系到特定的历史语境,还需进一步的磋商。除了直接提供资金,我国也可通过碳信用启动气候融资,例如在《巴黎协定》第六条下,部分碳信用收益会用于资助发展中国家的气候适应基金。

本届大会也通过关于国际碳交易市场细则的《巴黎协定》第六条,各方在碳市场运作规则及程序、报告与基础设施需求指导等方面达成协议。

新加坡与挪威在本届大会再次受邀担任第六条的共同协调代表。

傅海燕说,为尽快建立碳交易市场并让市场投入运作,各国在大会上主要针对最关键的部分展开谈判并达成协议,下来仍有一些技术课题需进一步解决。第六条达成协议,不仅能为有需要的国家提供资金,也能推动我国的碳市场发展。

她认为,尽管各方在本届大会中在许多重大议题上立场分歧,大家仍坐在一起为达成协议而努力,已是一种成就。

“世界需要证据证明多边主义是有效,并合时宜的。我们希望国际社会的各方,可以一起解决跨境与全球课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