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数据夸大或触法 新报业媒体已报警

新报业媒体集团在声明中强调,没有证据显示新闻和编辑部参与虚报发行量。(档案照片)
新报业媒体集团在声明中强调,没有证据显示新闻和编辑部参与虚报发行量。(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新报业媒体完成有关发行数据被夸大的调查。结果显示,当中涉及不当销毁报纸和记录发行量收入,以及疑存在问题的商业安排。这些做法可能触犯法律,新报业媒体已按审计与风险委员会的建议报警。

新报业媒体集团(简称新报业媒体)星期三(6月21日)发声明说,没有证据显示新闻和编辑部参与虚报发行量。从会计角度看,此事对集团2022财年(截至2022年8月31日)的财务报表影响也不大。

受委调查的审计与风险委员会,委任艾伦格禧律师事务所(Allen & Gledhill)协作调查工作,检讨范围是2020年9月至2022年3月的公司财务,涵盖前上市公司——新加坡报业控股(简称报业控股)经营媒体业务的时间。

律师事务所上星期五(16日)将调查结果报告给委员会。委员会提炼了调查结果后,向新报业媒体董事会提呈调查报告。

调查显示,报业控股内部,上至董事会都知道,企业客户可向报馆购买或赞助批量报份(bulk copies),发行部也可动用公司内部的 “读报教育资金”(Newspapers in Education Fund),以优惠价购买批量报份,以提高发行量。审计与风险委员会提呈给新报业媒体董事会的调查报告强调,这似乎是业内接受的做法,并不违法,也没有被新加坡发行量审计局禁止。

然而,发行量审计局规定,如果报份被退回、未售出或未派发,则不能计入发行量。

报业控股在年报中采用财年最后一个月份——8月的发行数据。调查发现,2021年8月的发行量被夸大,日均多了约8万2600份,当中4万9000份是通过“读报教育资金”上报但未派发的批量报份。

报告提到,报馆通过商业合同卖报给学校,也通过报业控股基金会,为高等学府的阅读角落赞助纸报和电子报,但有几点“值得关注”。

这包括报馆按合同为中学提供纸报和电子报,但学校2020年要求不要派送《海峡时报》印刷版后,发行部仍继续印刷并计入纸报的发行量;合同2021年更新后不再包括《海峡时报》纸报,发行部因此用“读报教育资金”来印刷报纸弥补落差;学校要求只提供英文学生报IN Paper电子报,但发行部继续印刷报纸并送往加基武吉货仓销毁;疫情期间学校要求暂停送报到阅读角落,但报纸照印刷,送往货仓销毁,或是存放着,在学校重开后才重新派发。

调查报告说,基于上述原因,报业控股2020和2021财年的年报,以及呈报给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和统计局的发行数据被夸大。知道报纸未派发却被计入发行量的人都来自发行部。除了一个高层之外,没有证据显示报业控股董事会或其他高层参与此事。报告没注明这名高层的名字。

调查也发现,发行部职员用“Avatar copies”来代指要丢弃的报纸。没有证据显示报业控股董事会知道销毁报纸的做法或“Avatar”一词。

调查报告也指出一些不当会计行为,如把从客户那里赚取的一些款项当做开销而不是收入,记入“读报教育资金”,这可能违反财务报告准则第115条的原则。用“读报教育资金”购买的批量报份也不应视为发行收入,因为这些报份未被出售或派发。

调查也发现,报业控股与X媒体机构有订阅量互换协议,涉及1万份《海峡时报》和5000份《商业时报》电子报。调查报告指出,媒体机构之间的订阅量互换协议是正当且长期存在的做法,本身无不妥。但上述交易有可能演变成有问题的安排,以夸大发行量和收入为唯一目的,而不是真的要执行安排。例如,截至2022年7月29日,即交易的首18个月,仅有七个《海峡时报》和《商业时报》的数码订阅代码被激活。

至于涉及上述事件但仍受雇于新报业媒体的员工,调查报告说,这些员工始终按照上级的指示行事,并且似乎误以为上级指示的做法是公司接受的做法。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