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潘群勤:尚达曼辞集选区议席等于单方面修改合同条款

潘群勤星期三(7月5日)在国会提出废止集选区制度的动议时,以尚达曼辞去裕廊集选区议席但这个选区不必举行补选为例,说明集选区制度的缺点。图为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站立右二)与其他裕廊集选区议员在选举后到小贩中心向选民致谢。(取自裕廊集选区脸书)
潘群勤星期三(7月5日)在国会提出废止集选区制度的动议时,以尚达曼辞去裕廊集选区议席但这个选区不必举行补选为例,说明集选区制度的缺点。图为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站立右二)与其他裕廊集选区议员在选举后到小贩中心向选民致谢。(取自裕廊集选区脸书)

字体大小:

新加坡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潘群勤认为,如果我国没有施行集选区制度,裕廊集选区选民就不会在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辞去议席参选总统时,面对“其中一方单方面修改合同条款,另一方继续受合同限制”的情况。

潘群勤星期三(7月5日)在国会提出废止集选区制度的动议时,以尚达曼辞去裕廊集选区议席但这个选区不必举行补选为例,说明集选区制度的缺点。

她说,裕廊集选区居民在大选中将选票投给尚达曼,是因为尚达曼当过许多届国会议员,并在公共服务中担任多个高职。团队中的其他成员相对来说则是新手,尚达曼辞职之后的团队,有着巨大差别。

“我们可以认为,没有尚达曼的团队,不是裕廊集选区选民所投票支持的。”

潘群勤也比喻,尚达曼辞去议席类似于两方签订合同之后,其中一方在中途单方面对条款进行重大更改,而另一方在合同期满之前仍受合同限制。“这在任何其他情况下,都是不会被接受的。”

她认为,如果没有集选区制度,只有单选区,这个问题就不会存在。

尚达曼已表态竞选我国下任总统,他将在星期六(8日)卸下所有政治职务和退出人民行动党。这也意味着他不再担任裕廊集选区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