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丝带新加坡职业辅导员 释囚和雇主的“中间人” 

数次在工作上提供意见和帮助,释囚拉兹米(左)感谢黄丝带新加坡职业辅导员李博震自他出狱后所提供的帮助。(蔡家增摄)
数次在工作上提供意见和帮助,释囚拉兹米(左)感谢黄丝带新加坡职业辅导员李博震自他出狱后所提供的帮助。(蔡家增摄)

字体大小:

一些释囚在重新进入职场时可能无法适应工作,而一些雇主则可能对释囚的表现有疑问。为此,黄丝带新加坡旗下的13名职业辅导员去年就协助超过2600名囚犯,担任他们和雇主的“中间人”,协助他们解决工作中遇上的问题,并指引他们避免重蹈覆辙。

根据黄丝带新加坡提供给《联合早报》的数据,当局过去五年为超过1万3000名释囚提供就业援助,每年超过九成的释囚成功找到工作。为了让释囚能顺利重返职场,以及为雇主提供协助,黄丝带旗下的13名职业辅导员就成为两者之间的“中间人”。

其中一名职业辅导员李博震(34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解释说,职业辅导员一般上会在释囚出狱前就开始与他们接触,在释囚步入职场后,每个月会与他们会面一次。“一般上,我们会‘跟着’一名释囚大概12个月。在那之后,多数释囚的工作已经稳定,我们就会继续帮助其他的释囚。”

李博震说,职业辅导员通过与各方紧密合作,成为释囚和雇主之间的“中间人”,在必要的时候以中立立场调解双方的误会。他透露,自己和同事一般上会同一时期负责80到90名释囚,“重要的是,我们要了解他们,包括家庭环境及个人因素等,因为这些都可能会影响到他们如何适应工作。”

谈到所遭遇到的挑战,李博震坦言,一部分释囚比较固执,遇到问题时的第一念头就是想要逃避,想要辞职,“这时候我就会介入,让他们冷静下来,并为他们分析他们其实可以有的不同选择,再让他们做出决定。”

至于雇主方面,他说,曾遇过雇主怀疑聘请的释囚继续吸毒,此时他会建议雇主如果有证据就直接报警,不然一些释囚仍在接受尿检时,也会被当局查出来。“不过,我都会告诉雇主最重要的是要信任释囚,不要随便做出不合理的怀疑。”

“一些雇主也会误以为我是监狱官,希望我能对释囚下达指令,这时我会让雇主知道我们和释囚的关系,更多的是协助引导他们不要重蹈覆辙和帮助他们融入社会。”

接受过李博震辅导的释囚拉兹米(38岁)受访时说,李博震在他去年重返职场时多次协助和开导他,并激励他努力向上,不要重蹈覆辙。

因滥用毒品进入戒毒所的拉兹米说,自己家中有三个5至13岁的孩子。他在2022年底争取到参与日间释放计划,并被安排到义顺一带,靠近住家的披萨店当送餐员。“结果,有一天主管说要调我到其他分店工作,当时的我不能接受,但也不懂得好好表达,就直接旷工两个礼拜。”

李博震得知后,便介入协助拉兹米和主管沟通,并向主管解释拉兹米希望在住家附近工作,以方便照顾孩子。拉兹米说:“最终,主管理解了我的处境,让我继续在义顺的分店工作。”

后来,披萨店因不小心一次过支付拉兹米两个月的薪水,结果披萨店发现后要他立即归还,“我当时已经把钱花掉了,我立刻通知李博震,他了解情况后,也帮我争取到让披萨店从我下个月的薪水中扣除,不用立即偿还。”

拉兹米说,目前虽然已不再接受李博震的辅导,但非常感谢他之前的指导和帮助,而自己接下来也会继续努力,如参与课程进修等,让家人的生活能够越来越好。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