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向两雇主下手 偷首饰现金监五个月

被告佛罗斯偷走雇主的首饰后拿到当铺套现。(示意图/iStockphoto)
被告佛罗斯偷走雇主的首饰后拿到当铺套现。(示意图/iStockphoto)

字体大小:

家贼难防!女佣半年间偷走雇主价值1万5000多元的金首饰和一张1万元钞票,东窗事发后,于保释期间到另一雇主家工作,再次偷走1万4000元的首饰,被判坐牢五个月。

被告是35岁的菲律宾籍女佣佛罗斯,她共面对两项偷窃罪状,控方以一项提控,另一项由法官下判时纳入考量。

案情显示,被告自2002年9月到位于裕廊一带园景路的雇主家工作,主要负责打理家务、煮饭和照顾雇主的七岁女儿,每月薪资为750元。

被告表示,雇主一家待她非常好。她可以自由出入公寓单位的三间卧室,以至于被告得知雇主卧室的衣柜抽屉里有贵重物品。雇主在今年5月28日,发现上锁的抽屉内,有一张面值1万元钞票和一只镶有钻石的金手镯不翼而飞。

雇主质问被告时,她否认偷窃,雇主于是报警处理。调查揭露,被告在2022年12月和今年6月之间,曾至少八次行窃。

根据案情,被告在干案期间到主卧房衣柜里找到钥匙,打开上锁的抽屉,偷取14件金饰和一对耳环,以及面值1万元的钞票。她事后多次到当铺,把金饰套现共1万5120元。

被告也在二手交易平台Carousell把面值1万元的钞票,以1万零10元卖给收藏家。对方则以1万零200元转售给他人。

警方事后寻回金饰和钞票。被告在落网后的保释期间,为另一名雇主工作。控状显示,今年8月28日,被告又再犯案,偷走这名雇主总值1万4000余元的首饰。

控方指出,被告利用雇主对她的信任干案,而且涉及的款项较大,被告也没有做出任何赔偿。另外,被告保释在外时又犯案。

求情称为亡姐还债才偷钱 

代表律师代被告求情时说,她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不仅需要抚养家中的儿子和母亲,也需照料姐姐的两名孩子。

律师指出,被告的姐姐病逝,而姐姐的医药费是在2021年借来的,后来讨债者上门骚扰,被告情急之下才偷钱,并非为了满足私人贪欲。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