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边境封锁 越来越多亲属申请跨境定居狮城

民行党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右二)协助求助家庭办理小孩通关手续。(东方日报)
民行党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右二)协助求助家庭办理小孩通关手续。(东方日报)

字体大小:

(早报讯)冠病疫情导致马新两国限制边境出入长达一年半,许多越堤族选择在新加坡定居工作,随着生活渐趋稳定,近期从马来西亚家乡接送小孩和长者前往新加坡居住的现像增多。

据了解,提出上述申请的主要是已获得新加坡永久居民证(PR)的马来西亚公民,去年就因疫情关系居住在新加坡,无法再像之前往返两国探访小孩和长者的越堤族。

大部分申请者在新加坡生活稳定,有者也因在新加坡买房,开始规划将许久未见的家人接到新加坡居住。

原是越堤族的吕玟峰(32岁,公司经理)今年9月11日将3岁的大儿子接往新加坡居住。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他和妻子已在新加坡买房,加上已经一年多没见到孩子们,因此打算未来让孩子在新加坡接受教育。

他说,随着疫情将他们夫妻和孩子分隔马新两地后,也让他们把孩子接去新加坡居住的规划提前执行。

“我也是在新加坡上学,因此对新加坡教育制度有信心。今年9月11日,我们把3岁的儿子俊睿接来新加坡,还有一个一岁多的孩子,之后等申请护照及新加坡永久居民,也将会接来新加坡一块住。马新边境开放后,也有打算将父母接来同住。”

吕玟峰说,身边有许多朋友也如此,陆续为在马来西亚家乡的孩子申请新加坡永久居民证后,再接到新加坡居住。

他透露,自己还是马来西亚公民,持新加坡永久居民证,但他的妻子和大儿子已经转换成新加坡公民。

杨婷婷(54岁)受访时透露,其女儿和女婿都在新加坡工作,女儿去年12月返回柔佛北干那那家乡待产,生下第一个孩子后,今年2月返回新加坡工作。

“我负责照顾外孙,虽然女儿和外孙子可使用视讯可以看到对方,但女儿无法亲自抱到小孩。当时我就觉得,孩子还是跟着妈妈比较好。”

她说,其女儿后来申请将孩子接送到新加坡居住,她在民主行动党古来联委会和民主行动党士都兰州议员的团队协助下,9月5日带着8个月大的外孙前往新山关卡,亲自交给女儿,让两母子团聚。

“目前还不知道马新边境何时能开放,我赞成女儿将孩子接往新加坡居住,毕竟这是女儿的第一个孩子,如何能舍得两地分离。”

另一方面,民主行动党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受访时透露,近期平均每个月收到50个询问如何申请接孩童到新加坡居住的个案,若加上奔丧、治病、升学等询问,每个月有对上百起询问。

她说,之前接送年长者或小孩前往新加坡的询问度有下滑,最近几个月又突然暴增许多。此外,最近也增加出入马新两国治病的询问。

“我觉得,除了跟马来西亚客工本身在新加坡生活稳定之外,两国疫情也影响他们是否要将家人接往新加坡居住。”

廖彩彤透露,允许接送孩子或年长者前往新加坡居住的政策,由于许多程序上不够清楚,因此处理个案的议员团队们都选择亲自前往关卡协助孩童或年长者办理通关手续。

“目前整个离境接送过程都非常有条理和明确,我们鼓励监护人自行陪同通关,除非有特别情况,我们才会陪同。”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