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商会:竞争力关系美国未来 包括应对中国挑战

美国商会会长克拉克说,从贸易这个重要指标来看,美国正在落后。当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经济体都在竞相达成新的贸易协议时,美国却没有什么作为,目前的行政当局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来改变现状。(彭博社)
美国商会会长克拉克说,从贸易这个重要指标来看,美国正在落后。当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经济体都在竞相达成新的贸易协议时,美国却没有什么作为,目前的行政当局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来改变现状。(彭博社)

字体大小:

(早报讯)美国商会表示,竞争力对美国的未来至关重要,包括应对中国挑战。这个美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同时警告,政府越来越多的市场和监管干预将会扼杀竞争力。

美国之音报道,美国商会会长苏珊妮·克拉克(Suzanne Clark)在周二(1月11日)举行的“美国商业状况”年度演讲中表示,美国的商业状况就是竞争力,“竞争力是我们如何建设我们的国家,让它变得无与伦比,推动它继续向前的动力。”

克拉克从市场竞争、人才竞争、全球领导力竞争和观念竞争四个方面来阐述竞争对美国未来乃至世界的重要性。她说:“我们都看到了在研发冠病疫苗和治疗药物这场竞赛中令人震惊的创新能力。谁赢了?全人类。”

在谈到全球领导力竞争的问题时,克拉克说,从贸易这个重要指标来看,美国正在落后。

她说,当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经济体都在竞相达成新的贸易协议时,美国却没有什么作为,目前的行政当局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来改变现状。

她说,中国正在继续崛起成为一个强大的商业和战略竞争者,新年伊始,覆盖整个东亚地区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让中国可以更好地进入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

她说,美国对中国挑战的应对策略曾经是建立《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而且相关协议草案的百分之九十都是美国谈判人员撰写的,可是后来美国竟然退出了,而中国却在尝试加入。

克拉克还说,中国现在还成为非洲和拉丁美洲很多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和投资来源国,如果美国未能与这些国家达成互惠的贸易协议,美国将失去这些市场所支撑的出口和美国国内就业,“更不要说战略联盟被削弱了。”

她说:“在中国问题上没有简单的答案——我们必须在世界范围内强有力地竞争。我们必须捍卫我们的价值观和安全,抵抗不公平的贸易和监管做法。我们必须在可持续和公共卫生等关键性的全球议题上合作。我们必须能够做到这三点——能够娴熟地这样做将是这个时代美国领导力的定义特征之一。”

不过克拉克说,在支持美国企业的全球竞争上,美国政府要做的不仅仅是开辟市场和与崛起的中国竞争,还需要在国内税收、监管等政策方面有助于美国企业的竞争和创新。

她在演讲中提到了美国目前面临的劳工短缺问题。她呼吁增加美国的合法移民人数,为童年时期被带入美国的“追梦人”问题创造一个永久方案,解决“追梦人”父母面临的困难,帮助刑满获释人员能够重新进入就业市场等。

但她也警告,政府不应过度干预和监管,否则会扼杀企业的竞争和创新能力。她批评拜登政府和国会出台或正在拟议中的一些政策,包括在企业兼并收购上采取激进立场、考虑提高企业所得税等。

她说,政府应当扮演推动者的角色,而不是抑制者的角色,政府可以设置企业成功的条件,但是应当放手让企业去继续实现增长、推动创新、创造就业和促进繁荣。

克拉克说:“政府无法做企业所做的事。政府无法冒企业能冒的风险。政府无法以创新的速度运转。政府不能创造财富、繁荣或新的就业机会,政府只能重新分配。”

她表示,如果政府不停止过度干预,美国商会会在华盛顿、在各个州以及法庭上,对政府的做法发起挑战。

克拉克指出,这些竞争的根本是一场政经模式之争,也就是,最终是那种自上而下、中央管理、国家运营的模式胜出,还是自由促进的模式胜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