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堕胎权裁决引发更多个人权利的担忧

美国最高法院由九名大法官组成,由于最高法院的特殊地位和大法官属终身制,大法官人选的政治倾向对美国的重要社会议题影响重大。(路透社)
美国最高法院由九名大法官组成,由于最高法院的特殊地位和大法官属终身制,大法官人选的政治倾向对美国的重要社会议题影响重大。(路透社)

字体大小:

(早报讯)美国最高法院推翻宪法保护女性堕胎权引发的另一个影响深远的问题是,涉及个人权利的其他事包括避孕和同性婚姻等的司法依据,现在是否也变得岌岌可危。

《纽约时报》称,由共和党籍总统任命、在最高法院占绝大多数的保守派大法官缺乏明确和一致的答案,这引发了左派的恐惧,针对女性堕胎权的裁决可能只是一个开始,最高法院在涉及个人隐私选择的问题上可能会急剧向右转变。

另据路透社,美国总统拜登周五(6月24日)在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后提醒美国人民,保守派大法官恐将进一步剥夺他们的权利。

拜登说:“我已经警告过,(最高法院)这一决定将危及每一个人更广泛的个人隐私……包括最有利于你的健康的权利,使用避孕措施的权利,以及一对夫妻在自己房间里的隐私。”

大法官的政治倾向 对美国社会议题影响重大

由九名大法官组成的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占六人,自由派只有三人。由于最高法院的特殊地位和大法官属终身制,大法官人选的政治倾向对美国的重要社会议题影响重大。

在过去数十年,美国最高法院一直维持着自由派与保守派四比四的“微妙平衡”。但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四年里,他有三次机会任命大法官,而他任命了三名保守派,导致最高法院急剧右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