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可能破产 独角兽原来只是童话

临时首席执行官托利说:“不论是成熟的大型企业或是初创企业,现在愿意长期租赁办公室的公司已经是越来越少了。”(彭博社)
临时首席执行官托利说:“不论是成熟的大型企业或是初创企业,现在愿意长期租赁办公室的公司已经是越来越少了。”(彭博社)

字体大小:

在疫情前曾被誉为独角兽、市值达470亿美元(约632亿5000万新元)的WeWork,现在可能破产,而前后也只不过是几年时间。

WeWork星期三(8月9日)突然发布警告,基于公司的亏损状况和资金需求情况,公司可能无法持续经营了。

这个消息一传开,投资者即刻把WeWork股当做是烫手山芋,突增的抛售压力让该股在星期三暴跌38.56%,闭市时仅剩区区的0.13美元。有谁还记得WeWork的股票在2021年风光时期,曾经达到一股13美元的高价!

WeWork是获得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支持的公司。自它在2019年的首个上市计划告吹以来,业务一直都陷在“混乱”之中。它的巨额亏损、公司治理失误,以及当时任职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诺依曼(Adam Neumann)的管理风格,一直令投资者不知所措。

创始人诺依曼在2019年9月辞去WeWork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并放弃了投票控制权,自行离去。(路透社)

虽然WeWork是个让投资者“不安”的公司,但是在当时宽松货币时代,利率又低,钱又过多,许多投资者都被独角兽的“未来”吸引。即使是不赚钱的初创公司,还是有大把资金涌入,WeWork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尽管WeWork问题多多,但它还是在2021年10月,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方式成功上市了。由始至终,WeWork未实现过任何盈利。它的主要支持者软银则是毫不犹豫地投入数百亿美元来支撑这家初创公司。

今天的WeWork,估值仅剩约2亿6000万美元。它的许多原班高管都已陆续离职,包括今年5月离职的首席执行官马特拉尼(Sandeep Mathrani)。

WeWork的业务模式其实很简单。它主要是在长期租赁和短期出租空间之间搭起桥梁;长期租下大楼面,分成短期租约租给个别租户。多年来它迅速扩张,但是突发的疫情让全球经济活动大幅减少,共享办公空间的需求跟着下降,问题也就出现了。它的临时首席执行官托利(David Tolley)在星期三(8月9日)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也承认说:“不论是成熟的大型企业或是初创企业,现在愿意长期租赁办公室的公司已经是越来越少了。”

WeWork这个不“成器”的投资,也给软银一个不小的打击。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之前给WeWork烧钱毫不手软。软银在WeWork于2019年公开售股计划失败后,还用100亿美元救了这家公司。不过最后在2020年,孙正义不得不公开表示遗憾,说他自己在对WeWork的很多方面的判断都很欠佳,而且也表示会对此深刻反思。WeWork和大股东软银的“纠缠”一直到今天似乎都还理不清。

WeWork和大股东软银的“纠缠”一直到今天似乎都还理不清。(路透社)

根据WeWork的最新业绩报告,截至今年6月30日,WeWork的综合房地产投资组合遍布33个国家的610个地点,支持约71万5000个工作站和51万2000名实体会员。

它的业绩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公司拥有6亿8000万美元的流动资金,分别是2亿零500万美元的现金,以及4亿7500万美元的有抵押品担保的待用贷款(First lien notes)。WeWork已经在7月提取了待用贷款的其中1亿7500万美元。

WeWork星期三表明会努力提高资金流动性和盈利能力,包括潜在的重组、减少会员流失和削减开支。不过,此时此刻,WeWork像是已经站在悬崖边了,投资者还会理会这些吗?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