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菲“齐心协力”军演 黄岩岛为美菲中角力重点

10月2日,美国第七舰队司令托马斯(左)和菲律宾海军齐心协力联合演习司令阿达西(中)在美菲年度海军演习的开幕式上握手。(法新社)
10月2日,美国第七舰队司令托马斯(左)和菲律宾海军齐心协力联合演习司令阿达西(中)在美菲年度海军演习的开幕式上握手。(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和菲律宾正在吕宋岛附近实施为期12天的年度“齐心协力”联合军演,除了有包括日本在内的另外七个国家共同参与外,美国海军陆战队一支新的轮换部队也已部署到菲律宾参加演习。分析人士说,随着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扩张,演习目的针对中国的意味浓厚,尤其从近期几次的军演标的来看,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黄岩岛) 将会是近期内美、菲、中的角力重点。

美国之音报道,美菲齐心协力联合军演(Exercise SAMASAMA)自10月2日至10月13日在吕宋岛举行。菲律宾武装部队发表声明称,齐心协力军演将包括反潜、反水面、防空和电子战演习。美国和菲律宾海军将进行主题交流,与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英国海军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演練,法国和澳洲海军人员将参与主题交流,新西兰和印度尼西亚海军人员将进行观察。

菲律宾官方通讯社报道,此次演习菲律宾海军出动733人参加、美国海军632人、加拿大海军244人、日本海军169人、英国34人、法国七人、澳洲三人;另有两人来自印尼,以及一人来自新西兰。

参演舰艇包括菲律宾的王牌导弹护卫舰、入列不久的“何塞·黎刹级”巡防舰“安东尼奥·卢纳”号(BRP Antonio Luna),美军“杜威号”导弹驱逐舰 (USS Dewey)和“路易斯&克拉克级”干货船(USNS Wally Schirra);英国巡逻舰“史佩舰”(HMS Spey);加拿大皇家海军的“温哥华号”护卫舰(HMCS Vancouver),和日本自卫队的“和曙号”驱逐舰(JS Akebono)。

专家:菲武装部队现将重点从内部安全转向外部防御态势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海军事务专家许瑞麟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菲齐心协力军演可以追溯到2017年杜特尔特担任菲国总统前的“卡拉特演习”(Exercise CARAT),这是一个自1920年代以来,美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一项非常常见的双边演习,以联合海上战备和训练为主。但在杜特尔特上任后,认为卡拉特演习对中国有挑衅意味而取消,转由齐心协力军演取代,同时“肩并肩”军演(Balikatan)也在那个时期缩小了规模。

他说,跟肩并肩军演相比,齐心协力军演比较关注在海洋领域,肩并肩军演涉及的层面更广,除了海事训练之外,也涉及陆、空的演练。杜特尔特年代比较关注在非传统安全领域,比如反恐、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的训练,但小马科斯的齐心协力军演采取了截然不同的做法。

许瑞麟说:“菲律宾武装部队现在将重点从内部安全转向外部防御态势,所以这几天的军演重点关注在常规战争战斗方面。当然,南中国海是其中的一个关键面向。”

许瑞麟指美国和菲律宾原本就是军事同盟国家,每年进行的双边军事活动实际上有数百起,只不过像齐心协力军演和今年4月的肩并肩军演都是比较重大而高调的演习。包括8月底菲律宾才和澳洲举行过 “阿隆演习”(Exercise Alon),两国首度演练了两栖登陆和空中突击。他说,从菲律宾近期的军演可以发现,联演已经超越了双边形式,而是扩大跟其他盟友一同演练。

美菲联合军演含两重要背景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员黄宗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美菲联合军演扣合着两个重要的背景,一个是美菲同盟的再强化;另一个是同盟与同盟之间关系的提升,他将之称为“盟盟关系”。

黄宗鼎还说,这次齐心协力演习的地点是在吕宋岛的南方,距离黄岩岛只有约340公里,8月底的菲澳“波浪”演习是在三描礼士省,也是面向南中国海、接近黄岩岛的位置。除此之外,9月底小马科斯特别下令移除中国在黄岩岛附近的漂浮屏障。另一个指标是9月27日时,菲律宾的海岸巡逻队说,小马科斯政府上台后,即已开始筹划要如何取回对黄岩岛的控制等。因此,不论是从上述事件的时间点、演习的标的,还是官方的说法,都指向在短期之内美中菲三国在南中国海的角力,将会以黄岩岛作为一个重点。

此次美菲齐心协力演习是在菲律宾和中国海警在南中国海发生一系列对抗之后进行的。双方最新的对峙是在10月4日,当晚中国海警局发表一份声明,称依法对擅自进入仁爱礁的四艘菲律宾船只进行严正警告和有效规制。

菲律宾官方则说,菲两艘运补船在两艘海警船的护送下,冲破了中国海警船的封锁,成功将补给送达被中方指责为“坐滩”的马德雷号军舰上。

9月下旬,小马科斯也下令采取特别行动,拆除了中国在黄岩岛附近的漂浮屏障,还将海底的锚连根拔起,让菲律宾渔民得以重回传统海域捕鱼。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