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切台海局势 日本在美印太布局中角色特殊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记者:周宏量

在美国以推动盟友双边安全合作和建立涉美“少边结盟”的布局中,日本始终具有特殊角色。日本原先就是印太战略的最早倡议者,身为七国集团(G7)唯一亚洲国家,日本还活跃于美国拉拢欧洲与印太联系的布局。日本去年修订安保三文件及提升防卫经费,更被视为AUKUS核潜艇项目外,另一最可能改写地区力量平衡的变化。鉴于美国印太布局针对中国,北京也不时点名日本的做法,学者分析,日本积极动作的背后,一大因素是对台海局势的关切,担心两岸统一会成为其“战略灾难”。

“印太”(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作为当代国际关系概念的渊源,可追溯至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首个任期提出的“自由与繁荣之弧”倡议和“两洋交汇”演说,以及第二个任期之初提出的“亚洲民主安全之钻”,甚至“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表述,也是出自安倍2016年在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TICAD)的演说。据《外交政策》2021年报道,正是日本官员在2017年推销印太概念,吸引到苦于筹谋拉拢印度的特朗普政府外交团队,令这套论述进入美国外交决策圈并延续至今。

美撮合欧亚盟友 日本积极参与

在拜登政府任内,日本则继续加深与区内国家的双边关系,并参与涉美的少边结盟活动——在最重要的QUAD以外,还有美日菲南海巡逻和美日韩导弹情报信息共享等最新例子。

美国“撮合”欧洲和亚洲盟友的过程中,日本也有积极参与,俄军侵乌后,现任首相岸田文雄多次提及“今日乌克兰可成明日东亚”论述,近期更传出北约正跟日本商讨在东京设联络办事处。尽管《金融时报》最新报道指法国提出反对,令北约东京联络处计划蒙上阴影,但正如报道引述英国智库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日本专家越野结花所指,联络处的商讨可见岸田“看到欧洲-大西洋(Euro-Atlantic)和印太(Indo-Pacific)两战略环境的有力连系……并寻求跟志同道合伙伴协调合作方式”。

中方对这些变化也有不满。上月传出北约东京联络处的商讨时,外交部已点名质疑日本“是否真的要充当‘北约亚太化’的‘急先锋’”,又强调由于近代军国主义侵略那段历史,日本的军事安全动向一直备受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关注。另一例子是去年北约首邀印太伙伴国家领袖参与峰会扩大会议,尽管日本只是4个伙伴国之一,但官媒新华社当时发表署名评论文章,点名指摘日本“配合北约祸水东引……用心险恶”。

利用安保三文件转型 日本最重要一步

然而,日本最重要的一步是自我转型。日本去年12月更新“安保三文件”(即《国家安保战略》、《国家防卫战略》和《防卫能力整备计划》),形容中国为日本“带来前所未见的最大战略挑战”,并赋予自卫队攻击敌方领土导弹据点的“反击能力”,大幅改变战后“专守防卫”政策。另外为执行三文件的新措施,日本防卫经费拟在2027年提升到GDP的2%,增幅之大被日媒形容为“实属罕见”。

香港岭南大学政府与国际事务学系教授张泊汇形容,日本此举“大幅改变地区平衡和安全动态”,而且是澳英美AUKUS核潜艇项目外,另一对台海局势长远更重要的发展。

对台海局势的考虑,正是日本外交积极的重要动机,这点从日本联同美国推动在外交场合引入“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表述可见一斑。日本学者松田康博在台湾《自由时报》最新专栏更分析,G7峰会领袖联合公报其实有按日方论述升格该表述,将台海重要性解释为“对国际社会安全与繁荣不可或缺的要素”,正是呼应日本新版《国家安保战略》用词。

学者:日视两岸统一“战略灾难”

以研究日本著称的阿德莱德大学亚洲研究学系荣休教授贾殷(Purnendra Jain)向明报解释,对比美国视防卫台湾为攸关太平洋军事霸主地位,日本则视之为“极度重要”。他指东京需要华府军事支持来维持台海现状,“因为台湾合并到中国大陆会成为日本的战略灾难,东京不愿看到跟自己有领土争议和历史敌意的共产主义中国来到家门口”,日本大增防卫支出正是这赛局的一部分。他补充,一旦台海冲突发生,按历史判断澳洲肯定会支持美国,但印度不大可能有直接的军事参与。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