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见顶预期升温之际 全球央行行长警告政策前景仍不明朗

字体大小:

来源:彭博社

澳大利亚、英国和泰国的央行行长警告,尽管全球对利率见顶或接近见顶的预期升温,但货币政策前景仍不明朗。

澳大利亚央行行长Michele Bullock在香港举行的会议上称,该行正在应对广泛的不确定性和考验。她补充说,经济活动的韧性超出预期,服务业通胀“有些顽固”。

英国央行副行长Dave Ramsden指出,尽管仍有许多不确定因素,但他对前景的信心正在增强。他表示市场已经认识到利率将在更长时间内保持在高位,同时提到利率市场的波动及其对数据发布的敏感性。

西班牙央行行长Pablo Hernandez de Cos则表示,利率升高改善了银行的盈利能力,但这种影响是短期的。他警告,某个时候信贷风险可能会出现,资产可能会蒙受损失。

“我们发出的信息是,银行业应保持非常谨慎,”他建议银行利用高盈利能力来增强自身的韧性。

泰国央行行长Sethaput Suthiwartnarueput对家庭高负债表示担忧,目前家庭债务占该国GDP的比重已达90%左右。导致政策复杂化的其他因素还包括中小企业的信贷增长转为负值,中国游客数量尚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此外,Sethaput指出,泰国和其他一些新兴市场最终的利率水平可能会低于美国,这是前所未有的。

“在应对波动方面我们处于一个相当有利的位置,”他说。“话虽如此,我认为不要过于乐观这一点很重要。”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香港金管局和国际清算银行(BIS)举办的此次会议上致了开幕词。他表示,去全球化和去风险化的趋势令人担忧,这将阻碍经济增长、限制市场准入并破坏已有供应链。不过他指出,由于近期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有所缓和,全面脱钩出现的可能性减少。

不过,曾任瑞士央行行长的贝莱德副董事长Philipp Hildebrand认为,这一变化足以改变全球经济的面貌,以及未来经济危机的开启方式。

Hildebrand称,贸易碎片化、人口老龄化和向“净零”迈进意味着许多国家将面临严重的供应限制。“这意味着,即使通胀率达到2%,我们也将不断碰到粘性通胀。”

前以色列央行行长Jacob Frenkel说,央行不应像疫情后那样,被又一场通胀飙升打得措手不及。

“冲击是永久性的还是暂时性的,这个问题的提法本身就是错的。央行行长的职责是确保系统受到的冲击因为央行采取的行动而成为暂时性的,” Frenkel称。“如果这些冲击化为永久性的,那就意味着你的工作没到位。”

9月中旬刚刚卸任的前澳大利亚央行行长Philip Lowe表示,未来几年的形势将“困难得多”。

”我认为,我们将看到比过去30年更大的通胀变数,”他补充道,全球正处在这种价格波动更剧烈环境的第一阶段。

“这就是为什么当前的通胀测试如此重要,我们必须要通过它,” Lowe表示。“央行必须让人们相信,通胀将很快回到目标水平。如果做不到,那么下一次通胀偏离目标时——这样的例子将来会有很多——人们就不会相信通胀会回落,这将让“工作变得更加困难”。

Lowe指出,他希望大多数央行已经做得够多,但担心“它们还没有,我们通过这第一次通胀测试就显得加倍重要”。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