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潜伏股市的黑天鹅

字体大小:

市场拾遗

上星期四,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的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成为美国第三家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另外两家是苹果和微软。美国股市牛气冲天,股价已完美地反映了所有的利好因素。因此,任何突发性及不可预见的负面事件发生,都可能成为股市调整的借口。

中国武汉最近出现的新型冠状病毒,是否可能成为股市调整的黑天鹅事件?到目前为止,全球股市并不把武汉肺炎视为风险因素。世界卫生组织在现阶段也不建议限制旅行或贸易。不过,2003年的沙斯(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征,中国称为非典型肺炎)事件显示,卫生机构低估了传染病的传播速度以及破坏的程度。

在2002年底,中国广东省已经出现了沙斯病毒。不过,当时这个病毒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2003年1月底,广东的一名患者在转送三家医院期间,将病毒传给约200人,其中大部分是医护人员。那个时候,沙斯病毒开始引起广泛的关注,但它已经传到境外,包括香港、越南、新加坡、加拿大,以及美国。

2003年3月12日,世卫组织发布全球警戒的指示,一直到7月5日才解除。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全球当时发生了8096起沙斯病例,而有774人死于沙斯病毒。其中,新加坡有238个确诊病例,33人死亡。

与沙斯病发期一样,这次武汉出现的未明病毒,适逢人口流动高峰期的华人春节。中国春运长达40天,在首周(1月10日至16日),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计发送旅客多达4.37亿人次。

另一方面,泰国预计,春节期间接待中国旅客人次将达100万。因此,世卫组织表示,武汉肺炎传播的范围可能会更广。

由于有了对抗沙斯的经验,全球在控制武汉肺炎的动作,也比较快速。香港、泰国、日本、美国,以及新加坡等地,都在机场等出入口岸施行体温检测。中国也邀请了外国专家到武汉分享信息。此外,一份为《国际传染病杂志》准备的论文指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与沙斯有至少70%的相似点,但在严重程度、致死率和传播方面,“临床表现较为温和”。

然而,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沙斯的经验显示,病毒若通过人传入迅速扩散,将造成人命以及经济的巨大损失。2003年3月份,沙斯导致新加坡的抵境游客少了15%,而在4月份的首13天,更锐减31%, 酒店住客率因而下降到20至30%。此外,零售、餐饮以及德士司机的收入也大受影响。4月17日,政府迅速出台2.3亿元的“沙斯援助配套”,以缓解旅游业以及交通业受到的冲击。同时,贸工部将当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从2至5%下调至0.5至2.5%。

幸好,沙斯来得快,去得也快。新加坡经济在2003年结束时,取得4.5%的增长,而海峡时报指数经过2000年至2002年的三连跌后,在2003年上涨31%。

伦敦大学卫生和热带医学院教授约翰·埃德蒙德(John Edmunds)在2014年接受CNBC电视台访问时指出,全球“侥幸摆脱”了沙斯病毒。如果当时沙斯病毒再扩散,可能已成为全球瘟疫。不少传染病专家认为,病毒不断变种,随时会造成更大的杀伤力。但是,我们无法知道它何时到来,何时离去。

武汉肺炎扩散风险并未反映在股价上

武汉当局宣布,截至1月17日午夜,累计报告病例达62个,其中两名病患死亡。此外,泰国与日本分别证实,发现两个及一个确诊病例。

不过,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通过数学模型测算,截至1月12日,感染病例达1723起,并表示不能排除人传人的可能性。

尽管如此,武汉肺炎扩散的风险并未反映在股价上。市场似乎认为,武汉肺炎扩散的概率不高。但股市所谓的黑天鹅效应,正是小概率事件出乎意料地带来极大的冲击。武汉肺炎若证实可通过人传人,重演沙斯惊魂,那投资者可能要求更高的风险溢价,从而对股市构成下行的压力。

相对于金融事件,突发性的公共卫生危机、极端气候变化、地缘政治冲突,以及社会动乱的风险,较难以量化,一般上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这些非金融事件在短时间内突发的强度可引发市场恐慌,并影响投资情绪。在目前资产估值偏高的氛围下,非金融事件也可能是潜伏在股市的黑天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