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深夜好读

段青春:苹果

订户

字体大小:

10月,苹果成熟了。湖边有几株,早在9月就被行人摘完,但在湖岸斜坡车路旁的一株,倒是从结了果和落下归土,都没有人摘过。相比于有人称这样随时随地无人看管都能生存并结实累累的苹果树为民主树,我倒愿意叫它为自由之树。因为民主,并非野蛮。

7月时去过一家农场,在绿湾附近。农场主人和蔼地说10月份才有苹果。等了三个月,我觉得漫长,这让人在苹果狂人约翰·查普曼面前有些汗颜。苹果能在美国广泛自由地生长,他才是最关键的人物。10月中旬,当我站在苹果农场,看着无数果实长弯了树的样子,那样的震撼,可能就是驱使约翰在这片土地上辟荒围地成圃的最大原因。不然,他为何宁愿放弃被侵权霸占的无数果园,宁愿终身不娶,还用尽一生将收集的万千苹果种子撒播在这片建国之初的原野上?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