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杜撰记

订户
杜杜是我心爱的香港作家,虽然孕育他的那个香港早已不复存在,他的文艺素养也不囿于空间和时间。(作者提供)
杜杜是我心爱的香港作家,虽然孕育他的那个香港早已不复存在,他的文艺素养也不囿于空间和时间。(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杜杜是我阅读经验中的一种温暖,好像下午接近傍晚的光线,柔和有如晨曦,但比晨曦入世,光线照到什么事物都是有情。

和老友记聊到杜杜,他说:“他才是香港散文第一人……大家公认的那位不是。”无论阅读还是阅世经验都很浅薄的我听了一头雾水:“哪位?”当他吐出那两个字,我禁不住爆笑开来:“我跟那位从不过电。”对我而言,“第一”没有意义,我看重的是“人”,但我还是十分高兴老友记把杜杜放在心里那么重要一个位置,杜杜也是我心爱的香港作家,虽然孕育他的那个香港早已不复存在,他的文艺素养也不囿于空间和时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