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曼:制度传承不能只靠“暂时顶”

订户
8月22日,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右)在晚宴上和反对党前议员詹时中(中)握手,罗文丽(后排中)也出席活动。 (档案照片)
8月22日,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右)在晚宴上和反对党前议员詹时中(中)握手,罗文丽(后排中)也出席活动。 (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传承之所以难,主要因为它本质上违背人性,一个创始人一般凭着自己的智慧与努力去把企业做大后,在其职业生涯最后能否放手,往往是关键。

“人称暂时顶,他在波东巴西一顶就是六届。”

反对党元老詹时中预料将在新加坡人民党下个月庆祝创党25周年之前,卸下党秘书长职务。一个政治时代即将结束,同事特别制作一段回顾视频,细数詹时中所走过的历程,内容在网络上得到的反响也颇好,其中有一段提到詹时中有“暂时顶”这个称号,就让他的政治形象顿时变得非常鲜明。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