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有光:反资本倾向的错误:与郑永年教授商榷

人们天生有偏好平等,厌恶不平等、不公平的倾向,加上后天教育、文化与社会的影响,使包括笔者在内的绝大多数人有强烈的平等倾向。

这倾向强烈到使笔者在中学时期,积极参加由马来亚共产党领导的秘密左派学生运动。不过,笔者右倾(或正确)的头脑,纠正了左倾的心脏。但是,即使到了现在,比起其他经济学者,笔者还是左倾的。证据是,笔者有一半书的副标题是:扩大公共支出势在必行。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