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伦·伯克:管好下一波淘金热

订户

字体大小:

国际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坐落在牙买加金斯敦港的混凝土栈桥上,海湾对岸就是“白棉布杰克”拉克姆(“Calico Jack”Rackham)被绞首示众,以震慑18世纪其他海盗的地方。

如今,这个联合国小机构管理着公海,或者更准确地说,管理着水面以下三英里的海底,而普罗大众基本对它一无所知。不过,如果中国决定通过限制稀土元素出口来报复美国的进口关税,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

大约71%的地球表面实际上在水面以下,海底(或海床)富含稀土元素和其他人类所渴望的矿物,特别是在国际深海水域。国际海底管理局管理着世界50%以上的深海海底采矿权,其168个成员国有权争夺那里的资源。不过,考虑到可能对环境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如果展开肆无忌惮的争夺,所有国家都会损失惨重。

海底矿物往往聚集在位于深海平原上的马铃薯状岩石块中,它们通过海底裂隙的沸水排出,并沉淀在称为海山的水下死火山侧翼。一般而言,这些地层中的矿物浓度远高于陆地上的矿石。

尽管价值连城,但全球唯一运营中的海底采矿项目是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外海,目前因为财务问题而陷于停顿。这反映出,在漆黑、寒冷、高压的深海环境中作业,仍然是多么困难和昂贵,其中80%以上的海域尚未得到测绘和勘探。

尽管如此,商业组织和海洋科学家都认为,新技术将在10年之内让深海采矿势在必行。一系列创新,如更好的海底卫星图像和水下机器人,正在让海床成为可及之处。此外,数码时代的技术和全球清洁能源的转型,也在推动对深海丰富材料的需求急剧上升。除了稀土元素,还包括钴、锰和碲,它们被应用于电池、磁共振设备、太阳能板和弹药制导系统等越来越多的用途。

事实上,在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最近升级之前,对这些用途越来越大的矿物的争夺就已在加剧。中国国内资源丰富,加工设施齐全,所以在重要矿产方面具有比较优势。它还投资于其他主要生产国,如钴产量占全球65%、拥有全球钴总储量一半的民主刚果。相比之下,美国必须进口许多高科技矿物。因此,美国政府最近宣布,35种矿物对该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并公布了包括增加国内采矿和其他措施在内的新战略。

在海底资源方面,这两个地缘政治对手之间不存在竞争。当国际海底管理局明年发布新的采矿守则,并启动首个国际水域矿产开采许可程序时,预计中国会充分受益,美国则连出席会议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它没有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所以在国际海底管理局没有官方代表)。出于模糊的意识形态原因,一小撮美国参议员一直在阻挠加入该条约,美国很快将发现,这是一种它承受不起的癖好。

无论有没有美国公司参与,经济发展总不会一帆风顺。回收和提炼数码技术和清洁能源所需的原材料,必然会对环境造成影响。虽然一切采矿活动,包括从岩石中提取矿物的有害过程,都是破坏性的,但现在就判断深海采矿是否比陆上采矿更具破坏性还为时过早。

乍看上去荒凉可怕的不毛之地,实际上是地球上最大的生物群落,生活着众多奇妙的生物,如琵琶鱼、吸血乌贼,以及从青铜时代就在这里生长的古珊瑚等。最近,夏威夷大学领导了对克拉里翁—克利珀顿带(Clarion-Clipperton Zone,从夏威夷延伸到墨西哥的广袤国际水下区域)的勘探,记录了大量的深海动植物,其中一半以上对科学界来说是全新的生物。

研究人员最近还发现,深海中的微生物可能在调节地球气候方面起着重要作用。其中一些形式的生命和有机体经过几百万年才形成,干扰它们,甚至令它们被覆盖在采矿会掀起的尘埃中,可能永久性摧毁它们。这些物种和深海微生物在渔业、全球气候和其他支持海洋和陆地生命的生态系统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我们几乎一无所知。

国际社会应致力于确保以最佳、破坏性最小的方式供应我们所需的矿物,无论它们是来自民主刚果还是深海,或两者皆有。在做出重要决定之前,我们至少应该确认并明白当中的取舍,以便在可能产生的后果变得无可挽回之前进行权衡。显然,中国和美国(如果能够说服它不再袖手旁观)必须在这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工业革命开始时,没人知道气候变化会是其最终结果之一;在数码时代,世界在开发深海矿藏时,必须更加注重环境保护。

(作者Sharon E. Burke是前美国国防部负责作战能源计划与项目的助理部长,目前领导新美国(New America)的资源安全项目。)

英文原题:Managing the Next Gold Rush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 201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