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关注 裕廊创新区与社会脱节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吴佩松关注裕廊创新区是否成为创新的苗床,抑或沦为“高科技的小岛”。(档案照片)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吴佩松关注裕廊创新区是否成为创新的苗床,抑或沦为“高科技的小岛”。(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两名工人党非选区议员对于政府有意开发的新裕廊创新区表达关注,包括创新区是否会与其他地区脱节,以及企业是否会面对租金过高等问题。

吴佩松副教授昨天参加新财政年政府财政政策首场国会辩论时说,他担忧这个创新区将成为集结很多跨国企业,以及创业基金投资者(venture capitalist)的圈居地(enclave),而这些外籍科研人员和经理等只会和本地为数不多的精英交流和生活,成为一个与新加坡其他地方脱节的“高科技小岛”。

贝理安则指出,中小企业可能在创新区面对高租金成本的挑战,成为这些中小企业或起步公司在创新区立足的绊脚石。

政府在财政预算案中宣布,将分阶段开发位于裕廊西的裕廊创新区(Jurong Innovation District)。首期工程预计在2022年完成。根据裕廊集团的资料,裕廊创新区将成为超过10万人“居住、学习、工作、玩乐和创造”的聚集地。一旁的南洋理工大学校园,也将划为创新区的一部分。

吴佩松指出,工业园区的模式过去50年可算成功,但针对科学和科技园区的研究,以及园区如何影响创新,有各异的结论,因此这些园区将成为苗床,还是沦为圈居地仍是一个问号。

他说,科学园区若能打造培养新兴科技起步公司的环境,让它们受益于技术的转移,以及创新产品的开发等,园区将成为苗床。但有些企业可能因园区的地位和魅力等因素被吸引,结果可能导致园区沦为一个创新处处的高科技小岛,却与社会大众切割开来。

吴佩松认为,既然位于波那维斯达的科学园已建立20年,政府应检讨它是否达成作为创新苗床的目的,而迁入园区的本地企业和国人是否因此更具创新的能力等。他也希望了解园区最大受益者是否是外国的跨国公司,而国人的创新能力是否真的得到提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