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与大男孩的江湖启示录

字体大小:

港片《手卷烟》的第一幕,回溯男一号关超(林家栋饰)的来时路,1996年被英殖民政府准备“遗弃”(不发英国护照给他们)的香港华裔英兵,看来个个训练有素,军中同袍兄弟生死情谊不缺。

快转到2019年,周旋在经营非法生意的黑道之间,在危机四伏的夹缝中圆滑地混口饭吃的老兵关超,因家中潜入躲避黑帮追杀的南亚裔移民青年文尼(Bipin Karma饰),被迫卷入道上更惊悚的是是非非。这时看惯香港例牌商业黑帮动作片的观众,可能会对全片走向打好腹稿,最终关超在被逼到绝路时,将会神勇抗暴,跟黑帮斗智斗力(如同1997年好莱坞电影《空军一号》(Air Force One)里的美国老总统兼越战退役老兵(Harrison Ford哈里逊福特饰),跟劫机团伙打一场灿烂之战),甚至让原本也在退役后大隐于市并与他起了嫌隙的老战友们归队,并肩作战。

向香港黑帮片传统致敬

说编剧有意把观众引向这个思路,是有原因的。关超至少两次找老战友求援,地点是其中一人经营的枪械店。几个大叔似乎常到店里群聚,拿着新款枪械仔细研究,讨论性能;用空弹试枪时又姿势专业,弹无虚发,貌似老骥伏枥。若不在片尾把他们投入一场吴宇森式的枪林弹雨,甚至让某人死掉而完成救赎之类的,好像很对不起他们。

结果,还真的对不起他们。除了电影开首的回溯场面外,大叔们就这几场文戏。他们的戏份甚至连主要配角都不是(钱嘉乐除外),只是客串。

身为90后的初生之犊,陈建朗初执导筒,野心的确不仅止于拍出廉价炒作兄弟情谊,玩特技/杂耍般的动作场面的例牌菜。不难看出他是要向较优质的角色导向的,具有政治或社会隐喻的香港黑帮片传统致敬。

横向推轨镜头捕捉打斗戏

真正打起来的戏要等到最后,关超单挑几个小混混,七零八落的混战而已。后来得知陈导原来是要向2003年朴赞郁的《情兽》(Oldboy)那场经典的2分40秒一镜到底的走廊混战戏致敬,就弄明白了这场戏的意图。《手卷烟》那场一样是一镜到底,走“写实”动作路线的戏,差别在于林家栋打得比崔岷植(在《情兽》那场戏里“一个打20个”的主角)窝囊10倍,最后还不是因为他像崔大叔比20个乳臭未干的古惑仔狠20倍,而是被打到半死不活之后胡里胡涂地“惨胜”。

仔细留意,《手卷烟》的这场打戏使用横向推轨镜头从室外走道透过门窗,捕捉四个角色从右边房间打到左边房间,再打回右边房间,最后打到室外。但由于两房之间有一堵墙隔开,可以合理怀疑其实这两房之间的三段戏是分开拍,在后制时才通过电脑处理接在一块儿,中间的墙壁方便掩饰“接缝”。我对冯小刚的《芳华》里那场剧组自称为一镜到底6分钟的战争场面也有类似怀疑,因为在镜头大幅度移动的间中多次“掠过”树丛,“分割”了整场戏。

无论如何,针对那场打戏的处理,或许是完成人物刻画的必要。关超的角色,象征港人的弱势、身份迷茫、进退维谷,还被太保饰演的台湾大佬亏了一句:“你们香港人就只懂自己人打自己人。”他在难以挽回昔日同袍情的情况下,与偶然闯入他的生活并依附于他的文尼,从防备、压榨,到生出保护之心,可被观众想象成有“基情”暗流的兄弟情(而青涩的文尼则或许在关超的身上找到父亲般的形象),可以为他赴汤蹈火,哪怕力不从心――他总要在混口饭吃之外,找到活着的意义。而到了戏末,我们也得知了他忍辱负重攒了十几年的黑钱,为的是另一个救赎。

对黑帮片公式的过度依赖

但影片也还是有未竟全功之处。我虽然觉得上面提及的新意值得一赞,但影片整体上对黑帮片公式的过度依赖,使之失却对各个角色情感转折应有的细腻描写。论角色刻画,关超、文尼自然较完整,但由袁富华、白只和太保饰演的歹角反倒是空有气场,角色却脸谱化而浮面;反而仅客串戏份的几个关超的老战友的背景和个性还相对立体些。尤其袁和太保分饰的港台两个敌对大佬又塑造得油腻浮夸,似有揩两人之前合作的同志电影《叔·叔》的油的味道,以致看到他们出场时总有一种出戏的感觉。

如果要以杜琪峰为标杆,陈建朗还有好一段路要走;当然他也可以另辟蹊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