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里戏外 难有“你侬我侬”?

《疯狂竞赛片》戏中的女大导演萝拉由Penelope Cruz(佩妮洛普克鲁兹)饰演,怪招不绝,还让两男全身被保鲜纸紧包在一起。(邵氏提供)
《疯狂竞赛片》戏中的女大导演萝拉由Penelope Cruz(佩妮洛普克鲁兹)饰演,怪招不绝,还让两男全身被保鲜纸紧包在一起。(邵氏提供)

字体大小:

本周影评

得奖鬼才女大导演萝拉筹拍新片《对抗》,大概艺高人胆大,把仿佛在两个不同世界演戏的影坛大咖——出身剧场并坚持表演方法论的教授级演员伊凡,和进军好莱坞,凭直觉演戏的万人迷菲利斯搅和在一块儿演亲兄弟。她是仗着自己的导戏经验,认为镇得住两人,要“将咱两个,一起打破,重新和泥,重新再做,从此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还是因为剧本里的兄弟相争了一辈子,她要剑走偏锋,冒险激化两人之间的“我鄙视你,你不甩我”的张力并将之带进电影里?可会不会反成灾难?

相互恶搞抬杠的黑色幽默

以上是现实中的阿根廷新锐导演搭档Mariano Cohn(马里亚诺寇恩)和Gaston Duprat(加斯顿杜帕拉特)执导的后设电影(以创作、拍摄电影为题材,借以辨证电影本质的电影)《疯狂竞赛片》(Official Competition)的主要剧情。全片三分之二的篇幅是描述影片开镜前,萝拉引导两男彩排对戏的九天当中,两男之间或两男一女之间的钩心斗角——不是通俗剧洒狗血的那种,而是相互心理恶搞抬杠的抵死黑色幽默。

萝拉怪招不绝,如要两男坐在悬吊半空的巨石下对戏,令菲利斯在练习上法庭受审时的对白都会发抖(正是剧情所需)。又先哄得两男全身被保鲜纸包紧紧绑在一起(因为先前伊凡很学究地诠释角色,说这两兄弟其实是一体的两面?),然后眼看她用碎铁机把两人和她自己得过的大小电影奖座一个个扔进去(要他们放下对往日荣耀的迷恋,“顺便”激起剧情所需的愤怒?)。

现实中的艺术电影圈信奉的是作者论,导演是主导的艺术作者,其他演职人员都只是为他的创作服务。那么,以创作(所需)之名、激发演员潜力之名,导演就有了当暴君,要演职员陪他大冒险的正当性?

不过,片中萝拉也不尽然是暴君,反倒在一些节骨眼里展现人性化、同理心、愿意妥协的一面。

放下?放得下吗?两男在最自负的事情上遭到对方或萝拉的挑战时,应对的手段是演、是装,装到大家毫无保留地相信他遇上什么衰事或是在说出心底话之后,才揭盅“我演的”——他们的内心话大概都是:“哈哈,你们被耍了,还不承认我的演技最棒?”即拐个弯“顺便”向导演老王卖瓜。他们表面上显得看破、超然,实际上根本放不下,各自在本我、自我、超我的纠葛之中迷失。潜意识里,菲利斯渴求被业界肯定自己是演技派,伊凡巴望高规格的影帝大奖。两人在处世中无法超越自己的视角,难以在共事时给对方留点空间。

看似荒诞实则写实

《疯狂竞赛片》从剧本、摄影、场面调度、美指、节奏到演员,都机巧处处,几近无缝地融合起来,为导演的创作、世界观服务。片中两男一女的拉锯关系,跟片中筹拍的电影《对抗》里两男一女的关系,还有两男之间戏里戏外的对抗和最终引向的意外结局,都相互应衬,互为镜象。导演也善用个别角色对着镜子时的行为来点出他们如何看自己,或是希望同行、观众如何看自己。如有一场戏,伊凡关起门来对镜拿起热水壶“彩排”领取影帝奖座,说(大意):“感谢评审的青睐,但我坚信艺术不能被当成体育竞技来分出高下,所以我是来拒领这个奖的。”然后“清高”地放下水壶。

片中九天彩排所在的剧场,是后现代风格的干净但不对称的几何线条建筑,简约但又有点超现实风格的室内设计,像个人造洞穴一般,让角色在这个宽敞但窒人的环境里,从排演、绊嘴、装逼出发,却隐隐泄漏各人的真性情。借着导演、剪接师精心打磨而成的冷幽默的叙事节奏,看似荒诞实则写实,往往教人看了一时不解、思索、顿悟,然后忍俊不禁,拍案叫绝。

一般论者把此片诠释为讽刺影艺圈(而已),但我觉得它具有普世性,任何行业,或一般人与人之间,都可能有这种心理倾扎。说这是后设电影,或许更可称之为“后设现实”。至少,《疯狂竞赛片》的两位导演应该有反思,认识到了这种问题,才把这两男一女刻画得活灵活现。相信他们自己合作时,懂得建设性地互补,也更能“你侬我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