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谷山旧电视台拆除 艺人细说当年点滴

新传媒位于加利谷山的旧电视台近日动工拆除。(新明日报图)
新传媒位于加利谷山的旧电视台近日动工拆除。(新明日报图)

字体大小:

新传媒位于加利谷山旧址的电视台于2016年底清空,搬迁至现今位于波纳维斯达的媒体城。相隔五年多,加利谷山旧电视台近日动工拆除,本地电视人记忆中的办公楼、化妆间、休息室等处被夷为平地。记者访问当年曾在电视台旧址工作的艺人与幕后人,请他们谈谈与加利谷山的回忆。

童星出身的谢韵仪,在加利谷山电视台工作30年左右。

谢韵仪:在加利谷长大

童星出身的谢韵仪于6岁出道,从拍广告至拍电视剧,后来投入主持工作,在加利谷山电视台工作30年左右。她说:“我是在那边长大的!每一栋楼我都去过,处处有我的成长回忆。”她提到旧电视台里用来拍摄的街景,“在那边拍过《雾锁南洋之风雨同舟》,以前电视台有自己的街景,我当时8岁,跟一群小朋友演员在街上跑,一起拍过夜的戏。”

充满回忆的地方如今夷为平地,谢韵仪觉得心痛,因为那里曾经是她的“家”。她说:“有好几次,我想开车到那里看一下,但我又不想看到它荒废的样子,有朋友叫我不要去看,因为已经杂草丛生,不像以前了……我想保留对这个地方美好的回忆。”

 

随着加利谷山电视台走入历史,朱秀凤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朱秀凤:难忘休息室“奇异传说”

资深演员朱秀凤提到加利谷山的演员休息室(E5),她笑说:“因为休息室有很多‘奇异的传说’,比如有人睡到一半被叫醒,却看不到谁叫他,四处无人之类的,但我本身没经历过。”对她而言,当年的演员休息室是她可以片刻休息,跟同行聊天,以及了解拍摄安排与日程的地方。

随着加利谷山走入历史,朱秀凤想起了当年的自己,“我当时是全职演员,但那个时候的我,演技没那么成熟。现在年纪比较大了,生活经验多了,戏比较成熟了。有一些遗憾,如果像现在这样,当时的戏一定更好。”

黄嫊方:最怀念休息室

18岁的黄嫊方因参加《才华横溢出新秀》而走进电视台。

从《才华横溢出新秀》出道的黄嫊方也提到“E5”。她忆述:“我们很多活动在那边举行,还有人拿榴梿到E5跟大家一起分享。那里有一张小床,是我可以睡觉的地方。整个加利谷山最怀念这个休息室了。”

18岁的黄嫊方因参加《才华》而走进电视台,“那时候的电视台是一个很大的平台,所以参加《才华》、当艺人,初到电视台的心情是既紧张又兴奋的。”

王昌黎:当年的电视台宛如大家庭

王昌黎从演员训练班毕业后,1987年签约当演员,至今对加利谷山电视台的各处记忆犹新。

王昌黎从演员训练班毕业后,1987年签约当演员,他至今对加利谷山电视台的各处记忆犹新。

他说,艺人上班必定会到化妆室、服装间、休息室报到,“来到这些地方,我就会碰到不同组的艺人朋友,彼此问声好。旁边还有一个篮球场,我们一有空就换上运动衣打篮球。有时候拍完戏不想回家,会留在那里,拿着从贩卖机购买的咖啡、饮料谈天。附近是古装街景,晚上如果没人拍戏,那里感觉很阴森,所以我不会去那边,哈哈!”王昌黎说,当年的电视台对他而言宛如一个大家庭,所到之处都有一起打拼的“兄弟姐妹”(指同行)。

王国燊:曾在那里当副导

本地导演王国燊曾以freelance(自由身)工作形式,在加利谷山电视台从事副导工作。

王国燊说,25岁那年参与的第一部戏是环境喜剧《七彩学堂》,“当时碰到一群摄影师,他们正好要退休了,这部戏是他们最后一个工作。当时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因为人家要走了,但我却刚踏入这个圈子。现在又看到这个旧电视台没有了,觉得挺感慨的。”

(图片为档案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