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不可留 今夜悔当初

《黑的教育》讲述三名死党在高中毕业典礼后的那一夜,接受校园以外“黑”的震撼教育。(互联网)
《黑的教育》讲述三名死党在高中毕业典礼后的那一夜,接受校园以外“黑”的震撼教育。(互联网)

字体大小:

还在琢磨为啥九把刀编剧、柯震东初执导筒之作《黑的教育》,英文片名不用百分百的直译“Black Education”或“Dark Education”,而是拾人牙慧地挑了“Bad Education”――此片名过去至少用了三次(阿尔摩多华执导的2004年西班牙电影,2012年启播的英国电视剧,和2019年的美国电影,揭露三种不同类型的教育界黑幕)。

但可以理解其中文片名之所以为《黑的教育》,不是《坏的教育》――相对于九把刀的前作《报告老师,怪怪怪怪物!》这出校园恐怖片对教育体制的批判,《黑》却是从三名死党在高中毕业典礼后走出校园的那一夜,犹如被松绑的野马,胡闹搞事,岂料变成误入黑森林的小白兔,接受校园以外“黑”的震撼教育。“黑”,也正好形容电影主创对影像风格的选择――黑色电影(Film noir,特征是风格晦暗,刻画善恶不分的底层社会,悲观且愤世嫉俗)。整出电影就发生在一夜间(虽然当中有三小段“回忆”镜头),暗夜都会中霓虹掩不住的黑。

当然,前面发生在校园里的所谓“回忆镜头”,还是点到学校教育手段的缺失和局限――高压对顽劣子弟的掣肘没有可持续性,一出校园就原形毕露?只是三名主角刚毕业,没来得及经历社会打滚(不论有没有先上大学)的磕磕碰碰而逐渐理解和学会因应明规则之下的暗规则(或是一辈子学不会),一夜间就盲打误撞地完成了告别青春的残酷成人礼。或许他们这才发现,在学校里做“坏”事而被罚留堂、罚劳改,不过小菜一碟;夜深时某个配角对他们的耳提面命,如醍醐灌顶:“没老大又没钱,就不是做坏事,而是做错事。”因为他们正面对“餐馆大菜”――是自己变成(砧)板上肉、盘中餐。

77分钟讲完故事恰当

那一夜,是这三个“老”屁孩各自性格的和三人命运的交互作用之下的连锁反应,把一次过火的玩笑,逐步推向怵目惊心的无底深渊。用77分钟讲完故事,论者似乎分两派,有人嫌太短,有人反觉得剪成短片更扎实;也有人批评没必要把叙事分成有标题的三段:猴子、好人、坏人;还有人觉得片中对于善恶的辩证浅尝即止(片中另一个配角的金句,大意是世界上只有10%好人,10%坏人,剩下的80%为生存、欲望等而“时好时坏”;讲完了仿佛就没下文),认为不延伸探讨就等同鸡肋。我个人认为:全片77分钟刚好,分成三段其来有自。

这三段戏当中,首尾两段分别设在单一场景,犹如舞台剧,角色局促在狭窄的空间里酿造戏剧冲突――首段“猴子”天台酗酒胡闹,铺陈三个死党的背景、个性和关系,联结到导致剧情/人生转折的那件事;尾段海产店里的终极“教育”,是“做错事,是要还的”,死党面对正港的“坏人”时再无情比“指”坚,反而相互出卖的惊悚。中段却是三人不小心引来黑白两道追捕,暗夜狂奔中一人被挟持,另两人抢计程车飙车逃亡――过程中遇到貌似属于“好人”的新角色,而两人也一再争论要不要设法回头救人(当好人)。

也就是说,三段戏的影像风格/节奏、角色的心态都有明显区隔,分段打标题如同点题。又由于全片整个剧力一路被堆叠到梦魘般(尤其是尾段)的结尾,片长太短则铺陈不足,太长又可能超出多数观众对如坐针毡(disturbing)的剧情的忍耐极限。77分钟,故事本身完整,善恶难辨的主题也不用画公仔画出肠――三个死党闹内讧的行为,就足以点出那80%的人万一面对这种罕见的极端状况题,所会交出的答卷了。

可或许是有挥之不去的九把刀式的cult,《黑》无法进一步提升影片的“气质”。除了偶有剪接节奏和配乐拿捏失控的问题之外,招致批评的还有片中少数三个女角中竟有两人“在不同时空里”同属被物化(性侵)的对象――但我不是做此解读,关键在于这些事在现实中确会发生,而导演把两场戏处理得令观众在情绪上“发指”性侵者(而非窥淫),突出善恶辩证的母题。

仁智互见的还有其中一场戏里的女角似乎被当成“喜剧缓解”(comic relief)的工具人;但其实她当时或许是因醉酒兼嗑药而几近癫狂无厘头地来个宗教修行呓语碎碎念,呼应了她最后目送少年被押进尾段海产店场景时,脑子忽然一阵清明而吐出一句“要重新做人”,给此角色的存在与作用找了个说法,虽然难掩肤浅。

《黑的教育》将于8月26日和9月3日在The Projector不定期放映。详情可上网:theprojector.sg/films-and-events/bad-education/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