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抵押股票的风险

字体大小:

市场拾遗

zbcj@sph.com.sg

工业房地产发展商傲凯国际(OKH Global)主席兼总裁温云锋,原本持有公司62%的股权,但其中有近28%的股票抵押给三家银行。上星期一,银行以债务违约为理由,强行卖出温云锋抵押的股票,导致公司股价在一天内暴跌80%,当天闭市报0.071元。在上星期的四个交易日,傲凯国际是本地股市成交量最高的股票。

温云锋上星期五向新加坡交易所呈报,他名下直接持有的34%股权,保持不变。但他抵押给银行的1亿7500万股股票,目前剩下约3600万股。换句话说,银行在上星期一卖出了约1亿2000万股的抵押股票后,在星期二再卖出1900万股。

傲凯国际的股价过后出现技术反弹,以0.13元结束上周的交易。这虽然比上星期一闭市价高出近一倍,但还是远低过浩劫前的0.52元。

傲凯国际的问题,可追溯至2014年公司收购一家物流公司的股权后,在当年11月发出总额800万元的优先股给一家投资基金,以筹集收购所需的资金。根据贷款条件,这家投资基金可将优先股转换成傲凯国际的股票,或在18个月后向傲凯国际赎回贷款。优先股年利息高达11%。

最近,傲凯国际与这家投资基金磋商,以修改优先股的条件。此外,傲凯国际也表示有意脱售公司的部分资产。与此同时,温云锋与印度尼西亚的一名前商业伙伴发生纠纷,导致他遭受国际刑警通缉。

在这一系列不利消息冲击下,傲凯国际的股价在本月16日从0.525元下跌至0.35元。温云锋抵押给银行的股票价值也跟着缩水,导致银行抛售抵押股票斩仓,加剧股价俯冲的跌势。

傲凯国际在本周的交易,相信还会相当颠簸。根据温云锋的呈报,银行应该还持有3600万股的抵押股票。其次,新交所的统计显示,卖空傲凯国际的仓位上星期一达309万股,到了星期四激增至约1400万股。此外,银行至今卖出的抵押股票相等于22%的公司股权,傲凯国际是否会因此而引来新的大股东?

股票抵押如同按金交易

另一方面,傲凯国际重新谈判优先股的条件,加上股价暴跌,相信会使贷款银行更为谨慎,从而推高公司的借贷成本。这将不利于股东的价值。

股票抵押(share pledge)给银行,与四两拨千斤式的按金交易(margin trading)同出一辙。按金交易,在中国大陆称为融资融券,在香港称为孖展户头。在新加坡,投资者在证劵行或银行开设按金户头存入保证金或股票后,便可向这些金融公司取得相等于按金三倍的贷款,进行股票投资。如果是差价交易(Contract for Difference,简称CFD),证券行给予的融资额可高达按金的10倍。

这种以小博大的杠杆投资,风险在于股价与预期的反向波动时,银行或证劵行将向投资者追加保证金(margin call),以维持按金比率。如果投资者无法及时填补保证金,银行或证劵行就会强行卖出抵押的股票。

银行或证劵行抛售客户的抵押股票,容易引发市场的恐慌及卖空行为,从而加剧股价的跌势;股价暴跌又使银行或证劵行进一步向投资者追加保证金或斩仓,构成了恶性循环。在这种情况下,股价就可能出现断崖式的跌势。

除了傲凯国际,岸外海事公司以斯拉控股(Ezra)在今年1月中旬宣布业绩前夕,大股东黎才德抵押给银行的股票,也遭强行抛售1100多万股,每股平均售价0.079元,过后该股持续下滑,直至2月11日跌至0.048元后才回升。

以斯拉控股的债务相当高,因此需要以新债还旧债。最近,它将所持有的两家上市公司的全部股权,抵押给银行以取得1亿元的贷款,用来赎回期满的债券。这两家上市公司是Triyards和Emas岸外。

这笔1亿元贷款的另一个条件是,黎才德和父亲黎良子在以斯拉的股权,不得少于20%,否则就是违约。这意味着,黎氏父子的个人财务问题不仅左右以斯拉控股的命运,也将影响以斯拉控股及旗下两家公司的股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