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C前首席投资官黄国松答问录 油价下跌没对市场带来积极作用

黄国松:中国是决定整个新兴市场表现会否超越发达市场的最关键因素。
黄国松:中国是决定整个新兴市场表现会否超越发达市场的最关键因素。

字体大小:

问:石油股等石油资产如今已变得十分便宜,它们值不值得买入?

答:在过去,如果油价出现如此戏剧性的跌幅,全球市场会把它视为一桩好事,因为这等同于一次巨大的减税。但这次油价大跌,却没带来这种积极作用,市场变得十分忧虑。你要问自己,为何如此?我认为,这是因为主要的产油者,如美国页岩(shale)企业向银行和金融市场借贷了大笔资金,成为了信用风险的根源,挑起许多恐惧。如果你要投资能源,你要看这家公司的杠杆,因为如果石油价格持低,公司的追加保证金(margin calls)会受到影响。

问: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会对全球市场带来影响吗?

答:如果是希拉莉当选,不会有影响。如果是特朗普当选,市场短期内会有影响……(至于市场会抛售多少),特朗普鼓吹的是美国堡垒论(Fortress America,即美国兴建围墙阻止外人涌入),我担心他当选后日本和中国产生的短期反应,而如果他说到做到的话,还要加上墨西哥的反应。

问:资金流出新兴市场已持续好几年,下来投资者是否应继续这么做?

答:中国是决定整个新兴市场表现会否超越发达市场的最关键因素。新兴市场股市表现显著低于发达市场股市已进入第五个年头。新兴市场的股价的确变得很吸引人且很便宜,但一切还是要看中国。新兴市场种类很多,一个有效评估它们的方法是:

一、它们的经济基础是否跟大宗商品有关?譬如,巴西的是、印度的不是、印度尼西亚的是、马来西亚则介于中间。如果它们的经济基础跟大宗商品有关,大宗商品价格就扮演很大角色。

二、它们的国家经常账户有盈余还是有赤字?有赤字的问题是,除非它们能吸引到国际直接投资等资金,否则它们的货币就会贬值,因为试问谁会帮它们的债务融资?而它们的政府又是如何应对和处理赤字问题?

资金会否回流新兴市场,关键还在于中国。新兴市场给予的回报十分吸引人。譬如,巴西的利率可高达12%至13%,关键是它们的货币需要稳定下来。

问:中国是否面对迫在眉睫的债务危机威胁?

答:这是我所担忧的一件事。如果你看最近的数据,中国信贷扩张的速度惊人,年比可增长20%至30%,这是无法持续的水平。中国经济中的债务总额,如今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40%,如果继续以这种步伐增长,将会达到日本的水平,令人担忧。

但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中国这么做,因为中国短期而言有技术风险,必须确保经济增长,需要依赖传统的增长方式,如投资基础设施和国有企业。中国必须面对这个问题。它现在是把难做的事不断往后推,希望中国不会步上日本的后尘。我很关注这件事,这是大家都应关注的较大长期风险。但短期内,我认为中国没问题,其银行中的不良贷款可以控制下来。

问:债券等固定收入产品,是否应该继续是投资组合的主要部分?

答:看固定收入值不值得投资的方法是:你是否认为利率在更长时间中进一步走低?尽管我们接近短期利率呈负的水平,许多债券仍然提供正数的回报。你不能排除,当短期利率进一步呈负,现在还提供正数回报的债券将走低。有些赚取很多钱的人,他们的投资策略是通过短期借贷做长期投资。

固定收入投资之所以是一种糟糕的长期投资,是因为收益率已大幅度下降。当你在考虑投资债券的风险时,必须想的是持有债券期间每年所获得的收益是多少,这个收益已经大幅下滑,失误的空间更大。

如果全球经济碰巧正常化,利率上升,会出现资本损失。从这个角度来看,曾被视为是一种安全投资的债券,已经不再安全,而变得更危险。但如果在短期,你认为短期利率将持低更久,你还能享有正数回报。

问:在这个充满挑战的环境中,你建议投资者如何取得投资效益?

答:我们再次陷入全球衰退的风险极低。银行体系的资金充裕,它们拥有2008年至2009年的经验,所以现在的下行风险显著较小。话虽如此,利率却如此之低。我认为,不用想太多的合理投资方式是拥有一个全球股票投资组合,尤其是主要的大企业……大企业管理层都是很有经验的人,相对债券,他们会为你提供比较好的收益。长期来看,你所承担的股票风险,会给你带来回报;但你承担的债券风险,不见得会给你回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