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董事长:通货膨胀是当前最大风险

高盛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沃尔德伦星期三在彭博创新经济论坛的一场对话会上指出,战争、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供应链重置、能源转型和脱碳化等种种变化,都可能造成商品价格扭曲,从而加剧通胀风险。(彭博社)
高盛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沃尔德伦星期三在彭博创新经济论坛的一场对话会上指出,战争、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供应链重置、能源转型和脱碳化等种种变化,都可能造成商品价格扭曲,从而加剧通胀风险。(彭博社)

字体大小:

“对全球经济增长、购买力和资本配置来说,通货膨胀是当前最大的风险。”

高盛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沃尔德伦(John Waldron)星期三(11月8日)在彭博创新经济论坛的一场对话会上,发表了上述看法。他认为,战争、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供应链重置、能源转型和脱碳化等种种变化,都可能造成商品价格扭曲,从而加剧通胀风险。

不过,他也指出,尽管高通胀和高利率让投资变得困难,但创新科技的涌现为资本市场带来乐观情绪,大量私有资本正赌注于生命科学、人工智能、脱碳技术等领域的长期投资。

宏观经济和投资回报充满不确定性,美国5%的无风险收益率进一步抑制了很多投资者的野心。在对话会上,来自全球投资公司的高管探讨了当下资本市场的风险、挑战及破局方法。

GIC总裁林昭杰:资本市场在风险中看到机遇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总裁林昭杰认为,风险的另一面是回报。在当前的很多变革中,无论是供应链重组还是能源转型,资本都可以从中发现机会。

莫德纳(Moderna)背后的风投公司Flagship Pioneering的创始人阿费扬(Noubar Afeyan)也指出,危和机常常并存。他举例说,mRNA疫苗的技术已经存在10年,但它真正在全球范围内发挥影响,恰恰是由于一场危机。

他说:“我们正处于被一系列大流行病困扰的时刻。”任何以负面方式影响全世界所有人的事情,金融、供应链、地缘政治、气候变化,都可以成为这个时代的“疫情”。其共同点是,它们使投资者过去可预测的增长,变得不确定。

他也强调,重大变革背后蕴含着机遇,企业家不应撤退,而要抓住“可能是一生仅有一次的机会”。

在重重挑战中,应当如何动员资本,使它们流向对人类至关重要的领域?沃尔德伦指出,脱碳是一个需要重大投资的领域,但私营资本很难撬动每年万亿美元以上的资金投入,而公共资本当前进展很慢。他呼吁各地的开发银行参与进来,作为第一损失资本(First Loss Capital),再由高盛这样的私营机构在其背后集结资本,推动新兴市场去碳化。

林昭杰对资本投入脱碳领域持乐观态度。他说,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曲线一直在下降,在商业上有更强可行性,会促使私营资本直接投入到该领域,而无需特许资本和其他形式来分担风险。

富兰克林邓普顿基金(Franklin Templeton)总裁约翰逊(Jenny Johnson)认为,当前有三类投资领域值得顺应全球趋势而进入。分别是供应链转移中的新兴市场投资、气候问题投资,以及创新科技投资。

资本市场谨慎处理中美关系

对话会还探讨了中美关系对资本市场的影响。沃尔德伦表示,中美冲突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初创企业界,它们必须小心信息流向和技术获取的问题,资本也会对此非常谨慎。

林昭杰表示,从人才、资本和市场这三个方面来看,中国仍值得投资,但投资组成需要根据市场和国家导向进行调整。当前,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的对中投资已经更多转向绿色和消费行业,但由于中国经济正在经历调整,他对其他工业类行业持谨慎态度。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