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局副局长:各央行减缓通胀“最后一哩路” 挑战更复杂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副局长(经济政策)兼首席经济师鲁宾逊说:“中性实质利率最终可能停留在更高水平,使央行们在减缓通胀的‘最后一哩路’,面对的挑战更加复杂。”(王彦燕摄)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副局长(经济政策)兼首席经济师鲁宾逊说:“中性实质利率最终可能停留在更高水平,使央行们在减缓通胀的‘最后一哩路’,面对的挑战更加复杂。”(王彦燕摄)

字体大小:

美国联邦储备局何时降息是市场今年来最关注的话题。然而,既不刺激也不压抑经济增长的中性实际利率(neutral real interest rate)若稳定保持在更高水平,各地央行在减缓通货膨胀的“最后一哩路”,面对的挑战更加复杂。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副局长(经济政策)兼首席经济师鲁宾逊(Edward Robinson)上星期五(5月24日)在第11届亚洲货币政策论坛(Asian Monetary Policy Forum)上讲话时指出这点。

鲁宾逊指出,自2008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长期停滞假说(secular stagnation hypothesis)逐渐受到重视。根据这一假说,人口结构变化和其他因素抑制投资,促使人们增加储蓄,从而导致长期中性实质利率走低。

中性利率又称自然利率,当利率处于该水平,经济增长不会加快,也不会减慢,通胀维持稳定,市场处于充分就业。自2019年以来,美联储预估的中性利率是2.5%。

鲁宾逊说:“但是,长期实际利率最近上升,中性实质利率的前景现在似乎不那么明朗。有些人认为,长期停滞将持续下去,因为推动实际利率下降的长期因素仍没有什么改变。但有研究认为,低利率环境不一定会再出现。”

实际利率大幅上升、通胀持续存在的情况下,一些观察家认为,中性实质利率已在冠病大流行后,逐步攀升。

政府为加强国家韧性、管理人口结构变化和应对气候变化而增加财政支出,是造成结构性的财政赤字增加,加重政府债务,和推高中性实质利率的一个原因。

中性实质利率最终或停留在更高水平

鲁宾逊说:“中性实质利率最终可能停留在更高水平,使央行们在减缓通胀的‘最后一哩路’,面对的挑战更加复杂。”

第11届亚洲货币政策论坛于上星期四(23日)和上星期五在新加坡召开,这项年度政策研究论坛自2014年以来由金管局、亚洲金融经济研究局(ABFER),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联合举办。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