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夜店感染群的教训

这些夜店是密闭场所,空气不流通,顾客以吃喝为由不戴口罩,所以夜店是冠病传播的温床。(海峡时报档案照)
这些夜店是密闭场所,空气不流通,顾客以吃喝为由不戴口罩,所以夜店是冠病传播的温床。(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继樟宜机场、红山景巴刹及熟食中心等感染群之后,本地又出现了“可能相当大”的KTV夜店感染群。夜店感染群的出现,让不少人感到错愕和失望。

一方面,我国自去年初暴发冠病疫情后,便严格管制外籍人士出入境,夜店也已停业,今年初才谨慎重开,所以出现以外籍陪酒女郎为中心的感染群,让人感到难以置信;另一方面,我国经历去年病毒阻断措施和今年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的两轮高强度封锁后,本已制定有序重开的计划,如今夜店感染群无疑给计划增添变数,让不少人感到泄气和失望。

外地有夜店暴发病毒大规模传播的事件,例如台北万华一带的茶艺馆感染事件、香港兰桂坊跳舞群组、首尔梨泰院夜店感染群等。我国有关当局吸取了外国的经验,在管理夜店重开方面可谓慎之又慎,这是正确的决策。

不过,我们能明白,夜店业者也要生存。夜店属于极高风险的行业,所以政府自去年8月起就协助夜店业者转型或结业。今年5月,400多家夜店经营者获得新加坡食品局的临时执照,改为经营食品店或小吃柜台。新加坡夜生活娱乐总商会也协助34家KTV酒廊,暂时把业务改为餐饮店。

然而很显然,有业者挂羊头卖狗肉,以转型之名重操旧业,有的甚至可能偷偷违法复业。永续发展与环境部今年5月展开执法行动后发现,有一些夜店违反安全管理措施,包括允许大群顾客互动、让陪酒女郎助兴、提供现场娱乐活动等。

这些夜店是密闭场所,空气不流通,顾客以吃喝为由不戴口罩,所以夜店是冠病传播的温床。陪酒女郎到不同桌与顾客交流,甚至到不同夜店陪酒,造成病毒在多家夜店扩散。

虽然当局实施了SafeEntry出入登记系统和“合力追踪”系统,但相信违例业者和顾客为了避人耳目,不留下踪迹,未必诚实遵守条例。一旦暴发疫情,这将使得追踪工作难上加难。一些去过夜店的顾客可能担心被当局追究违反安全条例的法律责任,或者不想让家人雇主知道,而不愿去做检测,一旦真的染病,他们可能成为下一轮大面积社区传播的源头。目前已知病例扩散到游轮和小贩中心,希望疫情能迅速受控。

从陈笃生医院,到樟宜机场,到红山景巴刹与熟食中心,再到现在的KTV夜店,每一次暴发大面积传染,都说明防疫工作有疏漏和不完善的地方;换言之,每一次暴发大型感染群都让我们从中吸取教训,改善防疫工作。

当局自疫情暴发以来便严管边境和夜店,这类场所何以能在执法者的眼皮底下长时间违规违法经营,外籍人士何以能持短期探访证件入境当陪酒女郎,这是许多国人心中的疑问。过去一年多来,执法者不时在工业大厦侦破改装的酒吧、KTV等场所,很显然有人循各种途径违法经营夜店业务。本地夜店成百上千,当局确实应该协助奉公守法者转型求存,但同时也要加强执法行动,取缔非法复业或挂羊头卖狗肉的业者。行业协会也有责任自我监督,不要让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说到底,抗疫还是靠每一个人的责任感。变异毒株的传播力极强,我们除了要求当局严守边境,每一个人也应负起公民责任。业者有经营求存的需要,人有社交的需要,但在大流行期间,大家多一点责任感,少一点私利欲望,是对自己、对家人朋友、对工作、对社会负责的表现,也是业务有望长期持续的前提。

夜店感染群已引发民怨,许多人炮轰这些不负责任的业者和顾客,导致全国两个多月来的艰辛抗疫努力可能付诸东流。出现夜店感染群虽然让人担忧、愤怒与失望,但也无须过于惊慌失措,陷入另一极端。未来大流行变成地方性流行病后,这种局部大面积传播的情况还是有可能出现的,就像流行性感冒那样。随着我国的疫苗接种率逐步上升,人群对冠病的抵抗能力会加强,即使染病也可能不会出现严重症状,以后即使再发生类似事件,情况可能不会非常严重。

尽管如此,该做的还是要做,包括严加取缔违法经营的业者和不遵守安全管理措施的人,以及鼓励近三成的70岁以上年长者接种疫苗,因为我们的一举一动会影响他们的健康与安全。我们也应继续负责任地遵守安全管理措施,做好防疫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