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乌克兰危机恶化牵动全球

踏入新的一年,美国与俄罗斯在乌克兰局势的对峙陷入一触即发的险境。(档案照)
踏入新的一年,美国与俄罗斯在乌克兰局势的对峙陷入一触即发的险境。(档案照)

字体大小:

2022年1月4日

踏入新的一年,美国与俄罗斯在乌克兰局势的对峙陷入一触即发的险境。美国总统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刚在上周四针对乌克兰局势通了电话,相互警告彼此不可逾越雷池一步,拜登随即在星期天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作出承诺,表示俄罗斯一旦侵犯乌克兰主权,美国与北约盟国将作出“果断回应”。

北约与俄罗斯针对乌克兰的矛盾由来已久,普京的俄罗斯政府对伴随苏联解体而走向独立的乌克兰念念不忘。乌克兰不仅是苏联时代仅次于俄罗斯的第二大加盟共和国,境内更是气候宜人、土地肥沃、河川与煤、铁、石油、天然气等矿产资源丰富,是苏联境内不可多得的“天下粮仓”,同时它也是重工业和海军航空母舰建设基地。优越的地理和经济条件,使得位处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乌克兰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自上世纪1990年前后,中东欧国家政体巨变,终至苏联解体,多个前社会主义国家以及苏联的加盟共和国纷纷加入北约集团,寻求庇护,俄罗斯当时因为国力不振,自顾不暇而无可奈何。但北约“收容”这些小国,却一直被俄罗斯视为威胁其国家安全和侵蚀其势力范围的不友善行动,甚至隐隐然有“兵临城下”的压力,“乌克兰是否加入北约”便是普京政府如今以重兵陈列俄乌边境提高谈判价码的关键原因。

普京多次要求北约停止接受苏联加盟共和国入盟,最关键的包括与俄国接壤的乌克兰与格鲁吉亚,同时减少在欧洲中部与波罗的海的军事活动,也要求美国不得在欧洲部署容易威胁俄国的短程与中程导弹,以此换取俄罗斯从乌克兰边境撤兵。

乌克兰与格鲁吉亚都在2008年的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上要求入盟,但一直未获同意,不排除北约正是顾忌俄罗斯的战略不安。乌克兰在苏联时期无法自主,民族渴盼独立可以理解,但加盟北约并非唯一自保之道,效仿芬兰不结盟的模式,以化解莫斯科戒心,或是基辅必须长考的选项和国家存续课题。

如今,俄罗斯10万大军在乌克兰边境虎视眈眈,有分析认为近日已然具备长驱直入的条件,美国与北约显然也感觉到莫斯科未必只是虚张声势。一旦俄军付诸行动,北约的有效反应与否将决定其战略信誉。乌克兰的存亡因而也关系到北约的存续。

对美国而言,乌克兰危机更关系到其全球战略,特别是利用台湾牵制中国大陆。一旦乌克兰爆发军事冲突,北京很可能趁美国东西不能兼顾而对台动武,让华盛顿陷入左支右绌的境地中。这或许也是普京敢不断向华盛顿和北约施压的原因。

显然,莫斯科所提的条件难以被北约接受,普京认为那攸关俄罗斯长治久安,北约则不可能接受城下之盟。现在的问题是,普京会不会认定眼下受疫情所困,经济欲振乏力,加上各国内部尚未集合共识的北约不敢贸然行动,俄军又有机会迅速结束战役而悍然动武?毕竟,美国虽然再三警告会严厉制裁,却也公开表明不会出兵干预。近期,德国新政府喊停了俄罗斯向西欧输送天然气的北溪二号项目,也是不祥之兆。

俄罗斯一旦作出动武决定,北京也很可能判定是千载难逢的联动机会,然而东西两线同时开打,美国就完全没有理由袖手,形势也可能迅速演变成中长期的军事对抗,美俄中均拥有大量足以毁灭地球无数次的核武器,这等于把世界拖入第三次,且是有核武器的大战边缘。这个末日情景难以想象,却似乎一步步在酝酿当中。

国际社会好不容易熬过两年疫情,有望逐步重启经济。几个大国之间如果不能找到和平的出路,继续以武力相要挟,是可怕又可悲的局面。已经有很多分析认为,今日世局犹如一战前夕,当时没有人预料到会有战争,更不想主动发起战争,但几个不聪明的决策和阴差阳错的误解与误判,加上一个前线的导火索,就造成互不信任的阵营之间爆发全面武装冲突和杀戮。以史为鉴,各方都应该极力保持克制,致力避免浩劫的降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